楔子 黄泉路没你真寂寞

听书 - 凰妃之一品嫡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你不知道吧?九王爷已经放弃你了,他说,若你真被四王爷架在炉上煮成肉汤,别忘了分他一杯羹。”

“他还说,女人如衣服,一件破了再换一件便是……”

“对了,齐姐姐正在九王爷的军营里,她不日就要成为新任的九王妃了,只不知三姐姐这昔日的九王妃是否还会被人记住?”

“若九王爷攻进京城顺利登基,齐姐姐可是要当皇后了……”

“我真为三姐姐叫屈,当年费尽心思都要嫁给九王爷,却落得如今这样一个下场……”

“三姐姐莫要难为妹妹,好好地喝下这杯酒赶紧投个好胎,于你于我都好……”

“……”

女人的嘴一张一合的,小脸上得意的笑容透着得意与扭曲,晕黄的烛光中,容静秋不动声色地看着这张与她有几分相似的脸蛋在那儿说个不停。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四妹妹与她有这么多共同话题,眸光转向那杯被下人用托盘端着的毒酒,她嘴角一勾,冷冷一笑。

“你笑什么?”容静冬终于停下了那得意洋洋的讥嘲,容静秋最好识相的自己喝了那杯毒酒,省得脏了她的手。

容静秋这才重新把目光看向容静冬,她怕死,但手还是稳稳地端起了那杯毒酒,盯着琥珀色的酒液看了半晌,忍不住又笑了笑。

都死到临头了,还要装,容静冬不屑的眼神丝毫不遮掩。

突然,容静秋朝她勾了勾手,“四妹妹,我有关于九王爷的秘密要与你说,你要听吗?”

“什么秘密?”容静冬急切地追问,很快又恍然大悟,“你别想引我上当,容静秋,我告诉你,今儿个你的藏身地被我找到了,你的人都死光光了,你逃不掉的……”

“四妹妹的性子还是一如往昔,急躁。”容静秋不徐不疾地开口,落落大方地展开手,“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要逃吗?”眸光一暗,“我只是不想便宜了那姓齐的,还是你真想看到她踩着容家人爬上高位?四妹妹,你我好歹也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我既然活不了了,自然也是希望你好的,”眉毛微微一挑,“四妹妹,你说呢?”

容静冬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要信了容静秋的话,这个姐姐自打从庄子里回来后,就没让她过过一天舒心日子,她抢走了她的母爱,最后更是抢走了属于她的一切,她的话越是有蛊惑性就越不能信。

容静秋似乎能察觉到她在想什么一般,落寞自嘲的一笑,“四妹妹,你投靠了齐傲儿,我不怪你,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算了,你不想听关于九王爷的秘密,我也不勉强你,就让那齐傲儿一枝独秀吧……”

她这四妹妹别的本事没有,冲动嫉妒的本能却是杠杠的。

果然,她一激之下,容静冬的脸因为嫉妒又扭曲了起来,她当然见不得齐傲儿爬上皇后的宝座,九王爷赵裕是她的,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理智渐渐褪去,贪婪爬上了心头,她控制不住地一步一步走向容静秋,但谨慎之心从未放下,她这三姐姐一向喜欢出其不意,就如当年她嫁给九王爷一样。

“三姐姐可以说了吧?”离容静秋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她站定。

容静秋却摇了摇头,“四妹妹,再近点,这个秘密可不能让外人听去,如果齐傲儿知道了,你可就没机会喽……”

容静冬依旧将信将疑,但还是往前挪了几步,几次三番,最终她站在离容静秋只有一臂的距离,“有话就快说,你别在这儿装模作样……唔……”

变故发生在迅雷不及掩耳的一瞬间,容静秋突然上前一步一把将容静冬的手抓住反剪,然后手中的毒酒趁容静冬反应不及强行灌进她的嘴里。

容静冬的眼睛睁大地看着容静秋的脸在自己面前放大,“你……贱……人……”越是说话,毒酒流进喉咙的速度就越快。

“三妹妹,我有没有说过,罗敷有夫的你觊觎着自己的姐夫真是令人恶心。”容静秋附在容静冬的耳边冷冷地说着,“你我姐妹一场,你要送我去黄泉路,我怎能独自前往?黄泉路没你真寂寞。”

确认毒酒流进了容静冬的肚腹,她才一把甩开早已瘫软的容静冬。

跟着容静冬前来做这种事的人都是她的亲信,看到变故发生,初时怔住了,很快就回了魂,忙上前去扶起自家主子,然后又将容静秋这九王妃给制住了。

抠喉的抠喉,急着去找大夫也往外奔,只是,容静冬为了杀死亲姐姐,用的是见血封喉的毒药,如今什么样的补救措施都是徒劳无功。

容静冬临死前的一双流血的眼睛狠狠地盯着容静秋看,“贱……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容静秋才不在乎,她也快要去做鬼了,难道还怕她容静冬吗?她现在只恨自己被九王爷赵裕给连累了。

哪知,她闭上眼睛等待死亡降临的时候,却有一双手扶起了自己,她猛地睁开眼睛看向来人。

眼睛微微一眯,耳边传来的是敌人被杀死时的痛叫声,而这些声音早已不能让她动容了,毕竟之前这些死人是想要杀了她给容静冬陪葬的。

“九王妃,快走吧。”女人轻轻地开口。

一群黑衣人闯了进来,为首的人向她行礼请她恕罪。

容静秋没有看向那群黑衣人,两眼盯着女人看,反手抓住女人,“我们一起走。”

女人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不走,这里还要有人牵制着四王爷,我留下。”

“夏贵……”容静秋急切地想要劝她。

“我叫夏薇。”夏薇绝色的容颜微微一笑,在烛光中是那么地动人,“九王爷让我来的。”

容静秋微微一怔,就这一怔愣,夏薇将她的手推脱,朝黑衣人头头看去,“赶紧护送你家王妃离去。”

容静秋没有选择,只能被人簇拥着离去,看到屋外倒在血泊中的几个贴身侍女和奶娘林安氏以及护卫们,她难掩脸上的悲伤,知道他们难逃一劫是一回事,可亲眼看到却又是另一回事。

在上马车时,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向站立在风中的夏薇,这次一别,兴许再无相会之日。

“保重。”

咬牙说了一句,她没有迟疑地钻进马车里面。

马车启程了,她没有与夏薇挥手作别。

前方等着她的依旧是严峻的局势,她心里又一千零一次地咒骂连累她的九王爷赵裕,她那相敬如宾的“好”夫君。

马车在夜色中匆匆行驶,她想要掀起车帘张望一下,但现实告诉她最好不要这么做,这是在逃命,只要还没有脱离危险,她一刻都不能放松。

抬手从发髻上拔下一支金簪握在手中,尽管知道这个举动没有用,但她还是想给自己壮一壮胆。

紧张的气氛弥漫在这一小队人马上,只是,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容静秋听到外面传来打斗声,心直接沉到谷底,但是,不到最后一刻,她是不会轻易认输丢命的。

给自己鼓了鼓气,她握紧手中的金簪做好最后一搏的准备。

突然,一把长剑直接刺穿了马车壁,她险险避开,这才没有被剑刺中,有一就有二,越来越多的刀剑刺穿马车壁,可见外面护卫她的黑衣人已经处于劣势抵挡不住了。

她咬紧牙根,再一次避开插到车内的刀剑,一个滚动直接把马车帘子给扯下,然后就看到马车夫已经倒在血泊中死得不能再死了,她掩下悲怆,看到一道黑影向她袭来,她条件反射地将金簪一把插到对方的脖子处,温热的鲜血喷了她一身。

一把推开那死去的人,正好那黑衣人头头浑身是血地冲过来护着她,趁着有人给她打掩护,抓起一旁死尸手中的刀,拿起吃奶的力气努力跃到马背上,然后把马身上套车的缰绳给一刀砍断,机会只在一瞬间,她心一横,直接就用手上的金簪插到马屁股上。

马儿受疼,抬脚嘶叫一声,然后就发狂地往前奔。

第一次骑马的容静秋紧紧地抓着马鬃毛,险些就要被这马给甩到蹄下,此时顾不上后怕,她只能借助马儿受痛之下的疯劲逃出去。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她已经努力地伏在马背上降低被杀死的机会,身后却有冷箭射来,一箭刚好射在马身上,马儿再度抬起前蹄嘶叫,突然,一支冷箭直接就贯穿了她的心脏。

她的瞳孔慢慢睁大,任由疼痛从心脏一点一点地传开,最后蔓延全身,一丝苦笑在嘴角绽开,最终还是逃不过这宿命。

在临死之前,她一千零一次地又开始咒骂赵裕,都怪这个王八蛋,这回,真把她给连累死了。

可恨,他如今正风光着。

黄泉路上没他,真寂寞啊。

------题外话------

每次开新文都觉得很忐忑,希望走过路过的朋友们能留下,与某梦一起共筑一个瑰丽的梦!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