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嫁啥人?滚去考大学

听书 - 我真的只是村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竹篾编成的大门被一脚踹开。

敷在篾条上的泥土扑簌着直往下落。

门被踹开带起的风,让堂屋八仙桌中央罐头瓶上油灯上的小火苗摇晃不已,最终熄灭。

堂屋里陷入黑暗。

刘春来跟老头子的谈话进行不下去了。

“刘春来,你个灾舅子,滚出来受死!”

没等屋中两人吭声,刘雪左手叉腰,右手握着菜刀指着黑暗的屋里颤抖着叫阵。

她爹在屋里,黑暗中看不见,也不敢冲进去伤了她爹。

“汪汪~嗷呜~”

刚被踢了一脚的大黄狗还没痛过,又被出来追刘雪的杨爱群一脚踩到后腿,随后被杨爱群踹了一脚,更是惨嚎不已,夹着尾巴跑远了。

一瞬间,大黄狗开始怀疑狗生。

家里对它最好的两个女人,怎么都如此暴躁?

难道得了她们经常说的狂犬病?

不对,那应该叫狂人病。

“我的先人呐,你拿个刀,伤着你爹怎么得了……”

杨爱群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着刘雪手中的刀,不敢靠近,也不敢提儿子,而是拿刘福旺说事儿。

闺女脾气如何,当妈的比谁都清楚。

从小刘福旺就没打过家里闺女,倒是儿子挨的多。

不仅如此,刘福旺更是把部队里学来的拳教了闺女,就老四练得厉害。

刘雪从读小学开始,班上欺负她的男生女人,就没有几个没被打哭的,赔礼道歉、赔医药费啥的杨爱群也没少。

“杨爱群,你离远点!别想着用卖我的钱给刘春生祸害!今晚上,我杀了他,自己也不活了……刘春生,你给我滚出来。”

气得直颤抖的刘雪铆足劲要跟刘春来拼命。

看着老娘过来,用菜刀威胁着老娘不准靠近。

里面看不到,她不敢冲进去,也许是怕老爹,也许是怕误伤了老爹。

“汪汪汪……”

大黄狗对着外面叫了起来。

显然,听到吵闹,大热天在外面乘凉的人,看热闹来了。

“啪!”

黑暗中,传来了清脆的巴掌声。

“……”

沉默。

“嗤~”

火柴划燃,堂屋中的煤油灯再次亮了起来。

刘春生点燃了被门风扑灭的油灯,再次看了手掌上的蚊子尸体,有些心痛自己的血液。

这年头,没营养,生点血不容易。

刘雪终于能看清楚屋里,扬起菜刀便要冲进来。

刘福旺手中的烟竿往桌面上重重一磕,眼睛一斜,冷哼一声看着刘雪,“涨本事了,敢在老子面前动刀!”

“爹,杨爱群让我嫁瘸子,给一个比我小7岁的娃当后妈,我不活了,刘春来也别想活!”

手中握着菜刀的刘雪,被老爹盯了一眼,浑身如遭雷击,也不敢再往里去。

只能带着哭腔质问老爹。

“当后妈怎么了?粮站那是铁饭碗,难不成你愿意天天在家喝红苕叶子汤吞高粱米?”

杨爱群火了。

闺女不识好。

嫁过去,闺女自己能成粮站职工,吃公家饭,儿子也可以。

两个铁饭碗啊。

在她看来,当后妈无所谓,粮站的铁饭碗才靠谱。

反正要嫁人,嫁谁不是嫁?

“闭嘴!不嫌丢人是不?”刘福旺呵斥了杨爱群一声。

杨爱群被刘福旺呵斥,顿时不依。

“刘福旺,春来可是你老刘家的种,他娶不到媳妇儿,断的可是你老刘家的香火!在屋头,吃不饱穿不暖,谁家闺女会嫁进来?”

只要儿子能离开这鬼地方,杨爱群才不管其他。

从嫁给刘福旺开始,不涉及到儿子,她就啥都依刘福旺。

刘雪看着老娘,气得笑了,指着杨爱群问,“杨爱群,我不是老刘家的种?”

刘福旺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来。

母女两吵架,啥话都敢说,恨不得一句话气死对方。

生生让周围人看了笑话。

以后他这个村长支书还怎么干工作?

“老四,闹腾啥?回去收拾东西,明天滚回学校上课。”

饶是四妹不待见到提刀来见的程度,刘春来也觉得不吭声不行了。

这个家的人,除了老娘,都是暴脾气。

“刘春来,你龟儿子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想用我的彩礼钱去城里晃,想都别想!”

刘雪银牙快要咬破嘴唇,握刀的手不住颤抖。

她想砍死刘春来,可老爹那眼神盯着她,不敢动。

“春来啊,雪上学也不过为了铁饭碗……”杨爱群急了。

闺女去上学,儿子考不上大学怎么拿到粮站的工作名额?

多少人削尖脑袋要挤进粮站当临时工都不可得。

闺女嫁过去,郭家可是保证刘春来能拿到正式编制,以后家里交粮也容易……

这孩子,跳河临塘被水淹了脑子。

“妈,上大学,就是国家干部了。”刘春来暗自叹了口气,“国家干部可比粮站铁饭碗风光!”

杨爱群看着儿子,想哭。

儿子真的被水淹坏了脑子。

“刘春来,二姐跟老三过的啥日子?听起来风光,实际猪狗不如!老三嫁过去才几天?被打得满身伤回来了几回,他一个驼背儿嚣张啥?就因为他爹是供销社的?还不是为了你,妈找对方要了200块彩礼!你那200块花得安逸、舒心不?卖你妹妹的钱啊!”

刘雪吼了起来。

委屈不忍了,反正一会儿要去跳河临塘。

不是她不想拿手中菜刀抹了脖子,可刘雪怕疼,也怕见血,万一这血让老爹又想到战场的惨烈咋整?

老爹刘福旺整天忙着折腾全村脱贫,天不亮出门,天黑回家吃饭睡觉,比****都忙,家里大小事情都由老娘杨爱群一手操持。

杨爱群眼中只有儿子。

从小,四姊妹中成绩最差的刘春来,放学啥都不干,集体生产时,三个妹妹每天不仅要在放学后挣工分,还要做家务,到处打猪草……

二姐刘夏青嫁给隔壁临江公社武装部长家的小儿子,收了150块的彩礼,除了两床铺盖,没有嫁妆,到了婆家,刘夏青根本抬不起来。

三姐为了给刘春来凑复习费跟生活费,被老娘嫁给隔壁青山公社供销社社长家的驼背儿子,那王八蛋,自己长得丑,始终怀疑漂亮的刘秋菊偷人,喝了酒就打……

“闭嘴!我撕烂你的嘴……”

当面被闺女戳脊梁骨,杨爱群顿时气得浑身哆嗦,就准备扑上去撕闺女的嘴。

刘春来可不认为刘雪编造,听到这些话,恨不得杀了自己。

都是这王八蛋遭的孽。

“妈,别气坏了身子!”刘春来见老娘向着手里有刀的刘雪扑去,赶紧拉住老娘。

刘雪见老爹不吭声,还在一边骂,一边把这些事情抖出来。

大黄狗跑到院子边叫得更厉害。

刘春来扭头看了一眼老爹,双手抱着老娘,开口威胁刘雪,“老四,你要不想读书考大学,就继续惹事。”

“刘春来,你龟儿子莫在这里当好人。当着爹妈的面,你倒是说说,除了天天跟城里二流子们喝酒打牌,看了一天书没得……”

“早晓得,老子当年直接把你拉茅坑……”

杨爱群见闺女说这些,即使被儿子抱着,也挣扎着扑向刘雪。

他怕刘福旺知道儿子这些年在城里不务正业。

刘福旺一直在抽烟,甚至没抬起眼帘看一眼外面,只是脸色越来越阴沉。

知道老头子脾气的杨爱群更急。

“妈,老四说得没错,之前我确实不是个东西。这次跳河,倒是让我清醒了,我不能害了二妹、三妹,再把老四也害了……”

刘春来急忙抚着老娘满是骨头的背,给她顺气。

老太太这思想,他没法批判,因为他是得好处的人。

就因为他是儿子!

刘福旺依然没有动,还是吧唧着他的叶子烟。

“刘春来,你真不读了?”

刘雪有些不信。

从小到大,她太了解刘春来。

之前在学校,为了不让自己揭发,隔三岔五刘雪还能从刘春来手里敲诈点钱,兄妹两的仇早就很深了。

虽然小时候,刘春来待刘雪很好,老娘没回来,把自己那针尖大的奶喂给刘雪,生生被刘雪吃得很长……

“菜刀放回案板,明天你去学校。”

刘福旺的话,让刘雪不可思议。

老爹的话,那是权威。

终于,一家四口坐在八仙桌四方。

刘雪眼神不停地刘春来跟刘福旺两人身上来回。

如同梦一样,她害怕梦醒来。

刘福旺再一次卷了叶子烟,塞进铜烟锅子里,刘雪拿起火柴盒,就准备抽出一根火柴给爹点烟。

“你当咱家是地主老财啊?一盒火柴两分钱呢!一个鸡蛋才卖五分!”

杨爱群很不爽。

她希望刘福旺收回成命,儿子去复习考大学还差不多。

刘福旺直接把烟锅子凑到煤油灯的火苗上。

吧唧一口,油灯上的火苗跳动一下,屋中光线也黯淡一下。

火光照耀下的刘福旺,脸上刀疤更狰狞。

“春来啊,你不考出去,以后就更难开亲,咱大队……”杨爱群在一边抹着泪,一边说,“家里还欠一千多的贷款,张家下聘给的五十块钱,给你治病也花了十多块,你这让我以后怎么活……”

刘雪的眼神,让刘春来难受。

老娘的哭诉,让他更难受。

如果刘福旺不让儿子复习,杨爱群还能闹一下,可儿子自己说不读了。

“妈,我跟爸刚才商量了,郭家下聘的钱,明天还他们,退亲。老四的学费跟生活费,我来想办法……”

刘雪冷冷看着刘春来,根本不信。

“妈,圈里猪先卖一头。”

刘春来的话,顿时让杨爱群跳了起来,“圈里的猪才拉开架子,还没上膘,现在卖了多亏……”

“高二时间本就紧张,再耽搁下去,老四跟不上,明天让老四先回学校……”刘春来再次开了口。

两年制高中,今年是最后一批。

刘雪属于三年制高中,现在才高二,等七月高考了,就高三了。

“一个女娃子,上了大学也便宜了别人家,当家的……”

在杨爱群看来,嫁出去的闺女就是泼出去的水。

刘雪上大学,便宜的是别人家。

要是让她儿子娶个大学生媳妇儿,那还差不多。

刘雪没想到刘春来动真格,也知道老娘啥都依刘春来,很多有时候为了刘春来敢跟老爹叫板。

刘雪也不想现在卖猪,猪没上膘,不划算。

可家里没有能卖的了。

她想上学。

考大学。

考出去,离开这个贫穷落后又封建的地方。

“不行!谁卖我的猪,我跟谁拼命!”

如果是儿子需要,卖猪,没问题。

儿子卖猪也没问题。

儿子为了闺女考大学卖猪,不行!

杨爱群的态度很坚决。

刘雪气得直哆嗦,只是看着老爹,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咬着牙不说话。

刘春来也看着老爹。

老爹具有一票通过权跟一票否决权。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