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深夜学园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兴许是张叹在小红马学园门口看了太久,门卫大叔找上来,警惕地问他有事吗。

张叹笑道:“老李,不认识我了?我,张叹。”

来人愣了愣,上下打量他,先是迷糊,接着恍然。

“哎呀,是张少!剪了头发我没认出来,放暑假了吗这是?”

张叹:“我大学毕业了,回浦江。”

“毕业了好,以后常住浦江吧?”

两人闲聊着,忽然学园里传来一阵喧闹声,出来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两个穿民警服的男女,女的抱着一个小女生,在他们身后,跟着一群哭天喊地的小朋友。

一个红衣服的小女孩从教学楼里风风火火地跑出来,手里拿着一把水枪,追上民警,拉住其中一个,不让走,不然开枪啦,枪口对准。

“你们这些屁儿黑的坏蛋儿~~~~~抢我的娃娃!有本事莫要梭边边~~~”

红衣服的小女孩说着一口川话,凶巴巴的样子,看样子想打架,已经做好了准备。

学园里的老师们赶来劝解,有话好好说,不要动刀动枪嘛。

“这是怎么了?”张叹疑惑地问道。

门卫老李整了整保安服,挺直了腰杆。

“这是片区派出所的民警,园长打电话叫来的。”

“唉,园里有个小女孩,今年4岁,前天托管在这里,一直没被领走,也联系不上她家里人,估计是被遗弃了。”

“只能打电话给派出所,请他们把孩子带回去,看能不能找到亲人。”

“现在这是?”张叹问道。

老李看到红衣服领头的小朋友们,正在对两个民警围追堵截,惊起哭声一片,不由哭笑不得。

“小朋友们不舍得,穿红衣服的那个小女孩叫小白,你没见过吧,三个月前刚来的。”

“这孩子,认识小米也就才一个月而已。”

小红马学园存在十几年了,但是张叹并不了解,以前的他对学园没有半点兴趣,从来不关心不打听不过问,对这里的运营一概不知,他只对酒吧、会所、奢侈品、美女感兴趣。

“听你的意思,似乎学园被遗弃的小朋友不少?”张叹问道。老李的表情和语气,似乎没少见似的。

果然,门卫老李点头道:“之前有过几次,你也知道,能把孩子送到这里来的,家里条件都不怎么样。”

小红马学园占地面积有900多平,以前是一所正规的有资质的幼儿园,城中村里的小孩子基本都在这里上学。三年前,外公外婆改造成了深夜学园,营业时间是下午5点半到凌晨1点,服务对象是大城市里的夜间工作者,比如刚才张叹看到的外卖小哥,因为需要夜晚工作,身边又没有人带小孩,便托管在小红马深夜学园,下班后再把小孩子接走。

浦江是一座不夜城,小红马学园位于市区繁华地段,毗邻的长安街白天满是西装革履的金领和白领,到了晚上,灯红酒绿,甚至更为热闹,酒吧门口满是进进出出的时尚男女,店铺通宵营业。在这繁华的背后,是一群蚂蚁般的奋斗者,常人看不到,潜下去,靠近淤泥的地方就能看到他们的大片身影。

深夜学园就是为他们服务的。

送到深夜学园来的小朋友,家庭条件都不算好,属于浦江不夜城里的中下层劳动者。

在浦江这样一座国际化大都市里奋斗,压力极大,有的家长实在撑不下去了,便把小孩子遗弃在学园里。这种事不多,但不是没有,门卫老李见过一些,所以对眼前的这一幕见怪不怪。

被民警抱在怀里的小女生哭的梨花带雨,极力想要挣脱。

一大群小朋友追着喊着,愤怒的小奶音四起,对民警进行围追堵截,老师们的劝解没起到作用。

抱女生的女民警无奈地说:“小朋友们,阿姨不是坏人,我们是警察,带小米去找妈妈的。”

“黄园长,你看这,走不了啊。”

黄园长是个50多岁的妇女,也是城中村的人,和张叹的外公外婆认识几十年了,一直管理着这座学园。

“我来劝劝大家。”

“小白,小白~~先放手好不好?警察阿姨是好人,是带小米去找妈妈的。”

穿红衣服的小女生闻言,愣了愣,继续抓着女民警的衣服不放,凶巴巴地嚷嚷小米是她的好朋友,不能被抓走,她又不是坏蛋儿。

黄园长等人不断劝说哭成一片的小朋友,收效甚微,场面难以控制,最后没有办法,老师们把小孩子拦住,让民警带着小米赶紧离开。

这下更不得了,哭声喊声提高了好几分贝,真像是生离死别。

他们都在哭,只有小白没有。

这个小朋友不仅没哭,而且越发的萌凶,像是流浪的小奶狗,用小奶音发出咆哮。

小朋友们都被捉住了,小白却挣脱了,追上去,要把她的小米追回来。

就在她要追上时,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把她捉住了。

是张叹。

两个民警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抱着小米匆匆离开。

“小米儿——”小白大声喊道,张口咬张叹的手。

“啊~”

张叹吃痛,下意识地撒了手,小白立刻小兔子似的蹿了出去,追在警车后面喊,直到摔了一跤,趴在地上,小水枪也脱手了,眼睁睁地看着警车消失在视野里,不由伤心地大喊:

“你们这些屁儿黑的坏蛋儿~~~”

她终于哭了,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和其他的小孩子一样。

半个小时后,张叹坐在诊所里,注射了一支破伤风,伤口做了包扎。

“真对不起你,张叹,才刚回来就遇上这事,回头我一定好好教育小白。”

一同来到诊所的还有黄园长。

张叹想到那个最后哭的最惨的小白童鞋,狠不下心来怪她,无奈地摇摇头:“算了,小孩子无心的,她是真急了,或许我们应该让她们好好告别。”

“已经告别了好久,时间越久越不舍得。”

“……”

“你还没吃晚饭吧,到我家去。”

“不了吧,现在也不饿。”

“别客气,知道你今天要来,特地准备了。”

来到黄姨的家,她老公也在,一桌的菜肴,十分丰盛,正等着他呢。

“张叹来了?手这是怎么了?”

张叹解释了一下。

“原来是小白啊。”

听起来,黄叔对小白也很熟悉。

“阿方和阿莓呢?”张叹问道。

黄姨安排他坐下来,摆好碗筷:“阿方结婚了,自己在闵行买了房,有了家。阿莓出差去了粤州,要过几天才回来。”

“时间过的好快。”

“是啊,喝点酒吧。”

“不了,不了。”

昨天宿醉一晚,脑袋疼了许久,才刚好,不敢喝了。

“不喝酒好,喝酒伤身,那多吃菜。”

“黄姨厨艺真好。”

吃过晚饭,黄姨的老公收拾碗筷,张叹和黄姨再次回到学园。

黄姨说:“我先带你去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在三楼。”

说着要帮张叹提行李箱,被张叹先一步拿在了手里。

三楼有4个房间,黄姨给张叹腾出了走廊尽头的一间,也是最大的一间,有90多平。

“这里原来是小朋友们的寝室,请人改造了,挺宽敞,就是家具有些陈旧,不行的话明天我去补。”

有客厅,有卧室、阳台、卫生间,家具一应俱全,就是正如黄姨说的,有些陈旧,但亲切,这都是从祖宅搬过来的。

张叹毕业回浦江是临时决定的,今天才定下来,而且立刻就到了,这里的房子今年春节后就在改造,因为张家老屋老旧,张叹没有住处,黄姨便把这里改造成张叹的住所,以免他回浦江连个家都没有。

“打扫的很干净,家具也很好,不用买新的,就这样,谢谢黄姨,劳你费心了。”张叹感谢道。

黄姨不禁多看了他几眼,尤记得今年春节张叹扎着一头黄紫色相间的小辫子,回家祭奠了两位过世的老人后,天天和一帮朋友吃喝到深夜,有一次喝的醉醺醺,闯进学园,把小朋友们吓的尖叫。她把他赶走,却被放狠话,说学园他做主,要把她赶走。

黄姨权当是张叹喝醉了说的胡话,没放心上,但对他的印象真的差到极点,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被开除也就算了,只是对不起两位老人的嘱托。

今天张叹回来,让她眼前一亮,没有了晃眼的稀奇古怪的发型,清清爽爽,为人稳重成熟,待人诚恳,尊重他人,谢谢常挂嘴边,和以前恍若两人。

可能,外公外婆的去世让他瞬间成长了吧,黄姨心里宽慰不已,只希望这不是一时的做派。

ps:求推荐求收藏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