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伯的遗愿

听书 - 大唐暴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苏扬一口气爬到二十八楼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而此时电梯却已经被修好了,他忍不住低声骂道:“人走霉运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

迎面走来一个中年人看见他就大声训斥:“我叫你买点东西你一去就是大半个钟头,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在公司干了几年了?办事能不能利索一些,还想不想干了?”

一连串的大声呵斥传遍了整条走廊和整层楼的大小办公室,走廊里的人都转头看过来,各个办公室门口也伸出许多脑袋向这边张望。

“尼玛的,老子又不是你的生活秘书和狗腿子,凭什么要给你跑腿干杂活?”这话苏扬也只敢在心里骂出来。

他连忙低头解释:“经理,您要的这种茶叶我跑了十几家茶叶店才找到,而且电梯也坏了,我上下都是走的楼梯,所以······”

周经理看了一眼运行良好的电梯,摆动手臂:“够了!我就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一犯错误就找借口?我最讨厌犯了错误就找借口甩锅的人!”

苏扬不敢反驳,被训得狗血淋头了还不得不低声下气道:“是,经理!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改正!”

周经理喘了一口粗气,回头又对一众吃瓜群众们呵斥一声:“看什么看?都不用干活了吗?还要不要领薪水啊?”

正在看热闹的职员们顿时化作鸟兽散,苏扬又被周经理大骂的消息如一阵风一样很快在公司里传开了,这已经是他这个星期第四次被周经理骂了。

现在工作难找,家里又等钱用,苏扬为了保住这份薪水还算不错的工作只能忍气吞声,整天小心伺候着这位上司。

周经理看了看手表,抬头对苏扬吩咐:“时候不早了,拿着礼盒跟我去见客户!”

“是,经理!”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电梯下行时突然一顿,随后“咔嚓”一声,电梯颠簸摇晃了两下之后停了下来,周经理和苏扬差点摔倒,里面的灯光瞬间熄灭,变得漆黑一片。

“怎、怎么回事?”黑暗中,周经理说话变得紧张结巴,声音中带着惊恐。

苏扬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可能电梯又出问题了吧!”说话间打开了手机照明灯

周经理迫不及待按下电梯求救按键。

“喂喂喂,我是二十八楼的业务部经理周大海,三号电梯坏了,我和一个同事被困在电梯里了,请你们赶快派人来!”周经理的声音中带着恐惧和焦急。

“周经理请稍安勿躁,我们立即派人去维修,很快就能把你们救出来的,请你们耐心等待,保持手机通畅!”

大半个钟头之后,电梯门终于被打开了,惊吓过度的周经理一把扒开苏扬冲了出去,苏扬被周经理拉得撞在电梯墙壁上,这时电梯又突然传出一声咔嚓,紧接着迅速向下坠落。

“不好,钢索断了!”一个维修工人大声惊叫,伸出手想要去拉苏扬,但已经来不及了。

“啊——”处于失重状态的苏扬本能的张嘴大叫。

“轰隆”一声,电梯坠毁在地下二层掀起一阵烟尘。

苏扬感觉不到疼痛,意识渐渐变弱,“我他吗还没票子、没车子、没房子,连个女人都没有碰过,就这么死了实在不甘呐······如果还有来世,我发誓再也不会这么窝囊和卑微的活着!”

······

大唐仪凤三年(公元678年),吐蕃军控制区,大非川,小石山。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光秃秃的山上山下遍地尸骸、残肢断臂,斜插在尸体上的旌旗被火箭射穿后烧得破破烂烂,鲜血染红了大大小小的岩石,弯曲和崩缺口的兵器、箭矢和甲仗杂乱无章的遗落在各处。

整个战场上一片死寂,山脚下有几匹战马发出哀鸣,这时地上一面破旧旌旗下突然动了一下。

不久,一个身穿盔甲、浑身浴血的唐军小校从旌旗下爬了出来,眼前如修罗地狱一般的场景让他脑子一片茫然。

“这是哪儿?我是谁?”

“······苏扬?对,我叫苏扬,我是业务部的苏扬······不对、不对,我祖父叫苏烈、我大伯是苏庆杰,我叫苏扬、字镇远,·····我到底是谁?啊······”小校突然头疼得满地打滚大声惨叫。

良久,小校气喘吁吁的停止了惨叫,脑子里的两股意识最终融合成功,他缓缓睁开眼睛一看,一个浑身浴血的中年唐军大将正躺在他身边,他却一点也不害怕,只感觉躺在他身边的唐军大将无比熟悉。

“这是······大伯、大伯,大伯你醒醒啊!”融合了另外一个记忆的苏扬终于想起来躺在他身边的这个唐军大将正是他这具身体的大伯——苏庆杰。

苏庆节被摇晃了几下之后缓缓睁开了眼睛,他此时失血过多,脸色惨白,气若游丝。

苏扬焦急的询问:“大伯你怎么样?我去找疗伤药给你治伤”。

苏庆节抬手制止苏扬,他脸色惨白、语气虚弱的说:“不必,大伯没救了······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这就是命啊!”

“李敬玄······这个草包,我前锋大军一万人马就这么完了,此人该千刀万剐啊······”

“还有刘仁轨这个老鬼,因为与李敬玄不和就推举他领兵,想要借吐蕃人和皇帝的手除掉他,害我一万将士命丧于此,此人虽为名将,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行事太过狠毒,你以后一定要警惕此人!”

“你小子天资比大伯好,若要想在武略上有些成就,记得去找裴守约,你祖父的用兵手记在他手里,这是咱老苏家的传家宝,一定要······拿回来”

“扬儿啊,大伯死后,咱老苏家人丁单薄,如今就你一个人了,回家之后就娶了仙仙吧,她已经二十三岁,早就过了婚配了年纪,咱不能再耽搁她了,答应、答应······”苏庆杰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出不去也进不来,脸色僵住了,眼睛一直盯着苏扬,却是因为苏扬和淳于仙仙的婚事还放心不下。

“大伯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逼婚,你就不能消停一点吗?”苏扬含着眼泪大叫,眼看着苏庆杰死也不肯咽气,只得点头答应:“我答应大伯,回去之后就娶仙仙姐!”

苏庆杰最后一口气终于咽下,眼睛也缓缓闭上,双手无力的垂下。

“大伯——”苏扬跪在苏庆杰尸身旁失声痛哭。

不远处的尸堆突然动了一下,紧接着一具尸体翻了一个身,有一个戴着尖帽、穿着札甲的吐蕃百户长从尸堆中爬挣扎着爬了起来,而苏扬毫无察觉。

那吐蕃百户长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战场情况,很快注意到了正跪着悲痛哭泣的苏扬,他伸出血淋淋的大手一把拔出斜插在一具尸体上的长矛迈步一瘸一拐的慢慢向苏扬走去。

苏扬很快察觉到了危险,他扭头一看,只见一杆血淋淋的长矛迅猛的刺过来,他本能的拔出横刀格开长矛,起身一个箭步冲出去,手中横刀顺势横斩。

“噗嗤”一声传出。

苏扬起身回头一看,那吐蕃百户长手持长矛停在了原地,腹腔的内脏和血水洒了一地,尸体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但紧接着,一股剧痛从左肩上传来,苏扬扭头一看,吐蕃百户长的长矛从他护肩上甲叶之间穿过,擦着左肩外侧而过,矛刃割破了肩头,鲜血直冒。

“嗯——”强烈的疼痛感冲击着他的痛感神经阈值,让他忍不住咬牙发出一声闷哼。

他忍着疼痛回过神来提起横刀看了看,有些不可置信,但很快明白和适应过来,他现在不是那个二十一世纪在魔都打拼的懦弱小青年了,他已经融合了这个世界苏扬的记忆和战斗本能,但有一点让他很疑惑,这个世界的苏扬此前虽然武艺还过得去,但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反应快速。

“两个灵魂的融合和叠加让我对自身力量的掌控和反应速度、灵敏度都比从前至少提高了一倍以上,但身体却跟不上思维意识的速度,我的身体还是太弱了,还不够强横,否则我刚才也不会受伤了”。

“难道这就是穿越带来的微薄福利?可在这猛将如云的大唐,天赋异禀者不知凡几,这点穿越福利能给我带来什么优势呢?”

苏扬甩了甩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至脑后,他深吸一口气,目光在这地狱一般的战场上扫视着。

地面上铺着的尸体一直延伸到山顶,同袍兄弟们的尸体横七竖八,死状各异,脚下不远处一颗断头颅还睁着双眼,面目狰狞,杀气腾腾,几乎所有同袍兄弟的脸上都留有不甘。

“弟兄们,你们死得太惨了啊······“苏扬含着眼泪噗通一声单膝跪下,压抑着巨大的悲伤哽咽道。

良久,他擦干眼泪大声道:“请战死的万千同袍英灵作证,上天既然给我重生的机会,我苏扬发誓此生再也不要唯唯诺诺、窝窝囊囊的活着,这一世我要顶天立地!”

“我会为自己、为你们而活,我知你们死得憋屈、冤枉,我会为你们复仇雪恨!”

苏扬刚处理好伤势,这时一声痛苦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哎呦······”

苏扬吓了一大跳,悲伤而又满怀壮志的心情一下子被破坏了,顿时满腔愤怒,提着横刀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大吼:“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