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大唐腾飞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都说命运是上帝跟人类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只是一脸懵逼的萧寒认为,这玩笑是不是有点……开大了?

  前一秒,他还在和几个孤儿院的狐朋狗友一起,大骂世态炎凉,老天不公。疯狗一般一般提着几个啤酒瓶子在大街上乱窜,怎么一念之间,一步之后,就会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天亮了?这么快?”

  萧寒抬手抹了一把眼,从黑暗到光明的转换太快,快到他的眼睛都适应不来。

  感觉到自己右手上沉甸甸的抓着不知道什么东西,萧寒在一片迷茫中低下头,在发白的视野里,一个反光的长条状物体正紧紧的被自己攥在手里。

  “刀?”

  随着视力的逐渐恢复,混沌状态中的萧寒终于看到那原本应该提着半瓶啤酒的手心里却不知道什么时间换成了一把一米余长的破刀。

  说是破刀,还真破的有那么一点个性,刀口上用肉眼就可以看到数个大大小小的缺口,如果让萧寒真实的评价一下它,我想“锯子”这个名称更适合……

  “我是谁?我在哪?”萧寒无力的发出一句国产烂片里用烂了的台词……然后瞪大了那双无辜的眼睛,强迫自己把视线从这把镰刀一般破烂的弯刀上收回来,往前望了望。

  在萧寒的面前,密密麻麻一望无际的全是身着战袍的甲士,森然站立,没有人走动,更没有人说话,只有压抑的呼吸声,和那一股让人心悸的压抑气氛。

  机械的回过头,往后一瞅,他的身后稀稀拉拉站着一排身着红衣的壮汉!一个个*着半边臂膀,手擎同一制式的砍头大刀,见自己往后看,一个个的都瞪着牛眼看过来,凶神恶煞的眼神看的萧寒在这大热天里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啥啊?还要收参观费?赶紧转过头去!

  不过即使这样,他也这短短的时间里看到在隔自己几百米开外又是一个巨大的兵团,此刻,萧寒心中除了疑惑,就剩下疑惑了……

  “大晚上见鬼了?”萧寒细细一琢磨,顿时遍体生寒!

  “哎呀!这一块小时候可不就说是闹鬼么?!这些年柏油路一铺,怎么就把这茬忘了?!但是长在红旗下,学的马克思,怎么会遇到那玩意!可面前这分明是一个古战场嘛!自己不是在城内大马路上撒欢么?跑这里来干嘛?就算是做梦,那也不应该做这么奇怪的梦啊!除了遇鬼,还有什么解释?!”

  已经彻底傻掉的萧寒不知道,此时正是武德元年,薛举率十万大军直取长安,开国皇帝李渊命二子李世民囤兵在高墌阻其前进,期间李世民病重,手下大将殷开山,刘文静私自开启城门出外应战,所以,就有了他所见到的一幕。

  苍凉昏黄的战场上,肃杀的气氛似乎连阳光的热量都驱散一空,无边无际的军阵陈列在战场的两边,空气中只有大风吹动旗帜的烈烈声。

  恍然间,号角声响起,声音浑厚,直冲云际!

  人群中,萧寒根本没有从失神的状态下出来,或者说,他还没决定好要找黑驴蹄子还是十字架,冷不防就被这号角声吓了一跳,紧接着,还未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到身边的人脸色随着号角声响起的一瞬间突然变得狰狞起来,一个个确实如同猛鬼一般!口中也不知道在胡乱吼着什么东西,在他几乎呆滞的眼神中,各自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向着前方冲了出去!

  “轰隆隆……”

  人数过万,无边无际,单单脚步声就和惊雷一般响彻大地!而伴随着隆隆的脚步声和疯狂的呼喊声,转眼间,周围就只剩下萧寒孤零零的站在原地,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瞪过来,瞅过去……

  “是鬼的话怎么现在都跑了?我一定是喝多了,现在在做梦,嗯,一定的!该死的酒,一定是拿酒精兑的,奸商!”

  看到突然变成空无一人的周围,萧寒惊讶的刀都掉到了地上!赶紧捡起来,老师说过,乱丢垃圾不是好孩子嘛!顺道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然后在心里又无比肯定的安慰了自己一句这是做梦!

  刚寻思再酝酿下睡意,没成想,眼睛刚一合上,耳朵边就有一个浑厚无比的关中口音猛然炸响,直震得萧寒耳朵嗡嗡的,就像是飞进两只蜜蜂一样!

  “你在干什么!赶紧给老子冲锋,擅退者,斩!”

  可怜的萧寒被这突然在耳际炸响的声音吓了一跳,刚捡起的破刀差点脱手甩出去!浑身一怔之后,萧寒的身体突然违反科学一般,下身不动,上身猛的转向后看去,却看到不知何时,一个持刀的红衣壮汉正紧靠在他的身后!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的强壮身体就像是一个巨兽一般,浓眉大眼,凶神恶煞的盯着自己!手中雪白的钢刀反射着道道寒光。

  “我日,这么真实?!”

  萧寒被这大汉吓了一跳,而且这大汉,说是靠在他身后,其实就算是用贴来形容都不过分,口中的热气都喷到了自己的脸上了!

  “这是啥?兵马俑么?”虽然被骂了一通,但是大汉的关中口音太浓厚,萧寒听得无比费力,而且他现在浑浑噩噩的,哪里反应的过来,还直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不知为啥,突然脑子哪根筋一抽,下意识去摸了摸这位仁兄的脸……

  话说张强做督战队一年多了,对于新兵第一次上战场不敢冲锋的事见得多了!

  之前的战役,求饶者有之,威胁着有之,甚至崩溃的都见过,但是在自己的大刀之下,一个个还不是抹掉眼泪鼻涕就往前冲?至于是死是活,谁管他呢!这狗日的世道,活着也不痛快!可是唯独今天这个小子有些奇怪。

  为啥奇怪?张强也说不上来,只是光看他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敢好奇的跟自己对眼,只这一点来说,就非常奇怪了……等等,他要干嘛?嘶……他竟然敢揪自己胡子?!

  当那只白净的小手揪住他胡子的时候,张强整个人都呆住了,直到萧寒又使劲往上提了提……

  “哇呀呀……该死的!孬种,看刀!!”

  “握草!”

  还在揪人家胡子的萧寒根本没料到这货说砍就砍,一句国骂脱口而出。

  而且尽管认为自己是陷入了噩梦里,但是当钢刀临头砍下之时,萧寒却依然凭借着本能反应就地一滚,堪堪躲过这势大力沉的一刀,只是身子被地上的碎石泥块咯的有些疼痛。

  等等,疼?

  萧寒还未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脑海里突然一个念头升起,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将萧寒顿时劈的脑袋嗡嗡作响,这不是在梦里么?怎么会疼?

  “等等,好汉饶命!让我先想想!”萧寒趴在地上,抬起双臂朝着张强胡乱挥舞着。可是脑子里现在一片混乱,如同缠在一起的毛线团一样,根本理不出个头绪!

  不过很快,萧寒就发现,他不需要再纠结这个问题了!

  说时迟,那时快,还未等萧寒最后一个字喊完,一阵雷霆一般的巨响陡然响起,这声音是如此之大,萧寒甚至感觉到身下那整个大地似乎都随之颤动起来!

  地面上,刚刚咯的他生疼的小石子全部都跳了起来!浮尘蔓延而起,趴在地上的萧寒先是一惊,扭头朝着声音传来处一望,只见自己身后两侧矮山上竟然又杀出无数人马,黑甲白刀!洪水一般向着他的后方涌去,马蹄溅起的烟雾冲天而起,一时间,整片天地仿佛都是隆隆的马蹄声!

  “杀啊!!!杀啊!!!”

  “轰隆隆………”

  这是萧寒平生第一次近距离看到骑兵冲击,黑云一般的战马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冲向他后面的军队,冲天的喊杀声以及如雷的马蹄声仿佛要将这片天地震碎,萧寒的视线里全部都是潮水般涌来的无数骑兵,在疯狂涌来的骑兵面前,那一只全部由步兵组成的兵团在这股洪流之下就像一只瑟瑟发抖鹌鹑,还未接触已经有溃散的迹象!

  这一切光说就说了半天,其实从发生到现在只不过短短几个瞬间而已!恼羞成怒的张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回头看一眼,只听到身后喊杀声震天,突然就感觉自己的后背仿佛被人猛的打了一拳!一口鲜血直接涌上喉间!人也踉跄的往前摔了几步,慌乱间赶紧将大刀插到地上,这才勉强站稳!

  待这时,张强才发现,自身后大城两旁的山丘上,竟然又凭空杀出无数敌军,密密麻麻犹如蝗虫一样,扑向他后面的军队,一时间整个后方烟尘弥漫!杀声震天!

  眼见如此,张强一颗心顿时像浸到冰里一样!强忍着喉咙中的一丝甜腥,回头怒吼:“有埋伏!快回军,救援啊!!!”

  但是此刻,他们的中军和前锋已经全部杀到了前方,仅剩下殿后的军队仓促迎战,敌人又是以有心算无心,他们这边慌乱无比的战士哪里是埋伏精兵的对手,仅仅一接触,原本就已经有些骚乱的阵型就被彻底冲散!

  骑兵如雷,步兵如火,大浪一般将张强一方的队伍吞没,远远看见军中同胞丧命于钢刀之下,张强目眦尽裂,强忍着背后的剧痛,大吼一声,正想提刀冲上前去!

  就算是死,也拉个垫背的!

  张强哆嗦着站起身来,刚刚往前移动两步,却不料横地里伸出一只手来,一把拉住他刚迈出的脚,张强一时重心不稳,整个人一下扑倒在地,这一下摔得极重!再加上后背的伤,差点让他就此去见了孔子……

  “嘶…真他妈疼!”张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坚硬的黄土地面都被拍的“轰隆”一声,张强感觉仿佛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置,特别是背后的剧痛,疼得他整个背部的肌肉都在抽搐!

  但是看到眼前炼狱一般的战场,张强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脑子上冲!强忍住剧痛,怒极的张强朝着旁边的萧寒张口就骂:“滚开!孬种!”

  “你骂我孬种?”紧趴在地上的萧寒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虽然对于现在的状况他还是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但是眼见大军扫过,出于好心救他一命,这么以德报怨的行为就换来了一个骂名?

  “自生自灭去吧你!”萧寒没好气的骂一声,眼见后面的骑兵呼啸着从旁边不远处飞奔而过,顿时吓得低下脑袋,任凭黄土往鼻孔里钻,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也幸亏他所处的位置比较靠边,要是在战场中间,被这马蹄子踩也踩死了!

  此时的后方战场,萧寒张强这边的士兵都是被杀的被杀,逃跑的逃跑,前锋和中军想要回身救援,但是敌人的前头大部队又紧紧的粘着他们,只要他们敢于回头,必然就会演变成一场大溃逃!

  站在高高城墙上坐镇指挥的刘文静浑身都在颤抖,眼看这一场大败已经成为避免不了的现实,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脑子里嗡嗡作响,半响才想起收兵。

  “鸣金!收兵!”

  又怒又悔的刘文静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这个命令,随即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朝后栽了过去!

  “铛铛铛……”一阵急促的锣声自远远的大城上传来,即使周围各种喊杀声,马蹄声也掩盖不住这清脆的声音,战争,只持续了几分钟,胜负已然分晓。

  隔着大城还不算太远的萧寒自然也听到了这些锣声,还没弄明白这锣声是做什么用的,忽然就见到前面已经冲出去的无数兵士拼了命的往后跑,而刚刚疾驰而过的骑兵则如同收麦子一般在人群里斜插而过,身后留下一地的鲜血!甚至有的血花喷到了四五米的高空,鲜血的红色在阳光下显得那么的妖艳!

  跑,拼命的跑,萧寒估计自己这辈子都没跑过这么快,这还在自己背着一个人的情况下,可怜的张强本来就受伤不轻,再被萧寒这么背着一顿狂飙,立刻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在战场上,溃散的军队往往就像是一群疯子一样,不顾一切的往回跑,即使前方是一把利刃也不管不顾,在这种情况下,刚刚奇袭后面的精兵也不敢挫其锋芒,只得暂且让开一条道路,用随身带着的弓箭乱射,而萧寒此刻也裹在滚滚人潮中,感受到头顶上呼啸的快箭,低着头只顾拼了命的往城门里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死贫道不死道友,大哥,帮我挡着点……”

  广阔的战场上,大唐这面已经溃不成军,薛举的军队大举杀来,大将殷开山见势不好,只得立刻命令关紧城门,以防薛举直接穿城而入!

  只打开一小会的巨大的城门在几队辅兵的努力推动下又缓缓合拢,此时城外还有无数唐兵未来得及进城,只不过他们其中穿杂着无数薛举的军队,尽管城下的唐兵放声狂呼,但是大门依然在他们绝望的眼神中合拢,直至没有一丝缝隙!战场残酷,古今皆同。

  萧寒是属于最后一刻进城的幸运儿,城外已经成为了一片修罗战场,城墙上留守的士兵流着泪向下胡乱的射箭,城下的人早已经杀红了眼,浑然不顾头顶上横飞的箭矢,敌人和队友早已分不清楚,只记得将手里的武器捅进面前任何一个站立的人!直到自己也躺在地下……

  城外惨状无法描述,此时城内也好不到哪里去。

  偌大的城内全都是丢盔弃甲的败兵,这一战败得太惨,以至于连收拢军队的人都没有,直到半响,城防军确定薛举不会直接攻城,这才分出数个小队下来回笼队伍,救治伤员。

  城内中心街上,到处都是哀嚎哭泣的士兵,自城门口的大道一直蔓延到看不到的远方,一些没有受伤的老兵在人群中来回奔走,将受伤的士兵先抬到远处的军医处,没办法,受伤的多以年轻的毛头小子居多,而老兵多是很轻的擦伤,很少有几个受重伤的。

  这不是因为老兵作战不英勇,实际上,一个老兵在战场上的伤害力比新兵要大的多,在这个世界,百战余生之人,是没有运气存在的,靠的唯有自己!

  “喂,你那个小队的?!没受伤怎么不去帮忙!”

  萧寒从回到城里就开始坐在街角发傻,也没有人管他,已经在那里直愣愣的呆了有一阵子了,正酝酿着给自己一耳光试试,突然听到面前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抬头一看,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正怒目圆睁的瞪着他。

  “我那个队的?”听见络腮胡子的话,萧寒又是一愣,他哪个队的?他哪知道自己那个队的,少先队的行不?

  络腮胡子见萧寒呆头鹅一样,还以为是刚从战场上下来惊了神,这种事情在新兵蛋子上太常见了,他也不感到奇怪。

  看着萧寒茫然的脸,络腮胡子面色稍缓,正要略过他去巡视别的地方,突然眼角的余光看到萧寒身后还有一个身影,低垂着头,头发散乱,莫名的有些熟悉。

  “小子,你身后是谁?”络腮胡子皱着眉头问。

  萧寒傻愣愣的看着他,回答道:“我不认识啊,刚刚在战场上看到他受伤,我就顺道就把他背回来了”

  络腮胡子一听,皱着的眉头顿时有些松动,寻思这小子看起来呆呆傻傻的,不过在那种情形下还能记着救军中袍泽,但也不失为一个好兵!

  “好,对袍泽不离不弃!确实不错!”络腮胡子走到萧寒面前,先是蹲下身来赞许了一声,然后又用长满老茧的大手掰起萧寒旁边的张强脑袋仔细看了看。

  谁料到待他看清这张有些熟悉的脸,心中顿时一紧,慌忙将刚刚还夸奖的萧寒拨到一边,用那双大手在张强的颈部摸了几下!

  惹得萧寒老大不满:“你说话就说话,跟谁俩呢?怎么还动上手了?”

  不过此时络腮胡子的心思全部都在张强身上,哪里管得了萧寒在叽叽歪歪什么,感受到张强脖颈间脉搏依然跳动,赶紧转头朝身后大喊:“来人,赶紧来人!把他给我送到华神医那里!请华神医速速救治!”

  街上现在乱的要命,两个年纪不大的小兵可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战况,正手足无措的看着老兵干活,突然听见络腮胡子的喊声,对视一眼,四只眼睛里终于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总算找到活干了!还是长官分配的!”俩小兵一甩手,急忙拔腿跑了过来,跳过萧寒,一人扯手,一人拽脚,抬起张强就要往城内跑,而萧寒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没人理他!刚刚从地上爬起来,见到如此场景,下意识也跟着俩人跑了起来。

  毕竟张强是自己在这里唯一认识的一个人,尽管他刚刚还想杀自己,不过谁让自己大人有大量呢?再说,他这一条命可是自己救的,虽然当初的目的是背着他让他替自己挡箭……

  “让开,让开!急救!”

  两兴奋的小兵抬着张强一边大喊一边夺路狂奔,大街上的人闻声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倒是没人挡路,只是闪到一边,好奇地打量一路狂奔的几人,萧寒紧紧跟在俩小兵后面,看着张强身后插着的长箭不时碰一下地面,再看看滴了一路的鲜血,嘴角不由得一咧……这得多疼!

  “小心,奶奶的腿的!”络腮胡子身着重盔,根本跑不快,远远的落在最后面,见状疼的心一揪一揪的,大喊了两声,可是在这嘈杂的环境中,声音一出口就被淹没在各种惨叫声中,刚要紧跑几步追上去,突然感觉旁边有人在拉自己。

  “奶奶的!谁?!”络腮胡子火冒三丈的往旁边一看,一个跑的气喘吁吁的小兵正紧紧拉着他的铠甲,上气不接下气的喊到:“刘参军,快!大将军紧急召集!快去!”

  “哎呀!这,这都叫什么事?!”络腮胡子大感无奈,只得最后看了一眼远去的萧寒几人,狠狠地一跺脚,匆匆跟着小兵离去……

  华神医,姓名不详,乃是这军中的军医,据说是华佗的后人,也不怎么回事,难道姓华的都喜欢往军营里靠,难道忘记了华佗的脑袋是怎么掉了的?

  唉,华神医其实也有苦衷,去有可能掉脑袋,不去,脑袋肯定会掉!

  在这个世界,医生本来就属于稀有动物,更别提是在军中行医之人,那更是寥寥无几,这次在高墌,由秦王李世民带兵四万余众,其中军医才不过双手之数,这,还是强行征过来的!

  谁知道来这第一场战斗就是大败之局,刚据前线回来之人所说,四万余人仅有一万多点得以返回,其余者皆丧与战场之上,而这一万余人也有尽一半带伤,所以将华老头累的昏头涨脑,差点连自己都划归到伤号的队伍里!

  此刻,他正提着自己的行医箱蹲在路边为伤员疗伤,外面,挤得一圈全是围观的群众,后面,排的长长的一条长龙,全是这次新来的伤号,把老头累的,头晕眼花,几次上药都上错了地方。

  人群外边,萧寒跟着俩小兵七拐八扭,终于杀进了重重人堆里,萧寒刚看到地上蹲着一个干瘦的老头正在给一个胳膊上挨了一刀的壮汉涂药,抬着张强的俩小兵就将张强重重的“放”到了老头旁边。

  就听“扑通”一声响,差点吓老头一跳!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