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来呀!互相伤害啊!

听书 - 诸天之宗师凶猛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南道省,J市,邢洲大道上。

刚下过雨的空气中带着丝丝凉气,往日喧闹的步行街上,如今行人很少。

一辆宝马S系列黑色轿车从入口驶来,停在了一个无名书店旁边。

车门打开,两个年轻靓丽的女子走了下来,其中一个是带着墨镜,身穿黑色正装的女人,她望着书店,眉头微皱。

她精致的脸庞在墨镜下显得更加魅人,此时轻启朱唇对旁边身材娇小的女人说道:“李师兄真的在这里?”

身穿运动服,显得可爱异常的女人嘻嘻一笑:“王师姐,这我都是提前查好的,怎么能错,快进去吧,听说李师兄人很凶,要不我陪你一起?”

身材高挑的王师姐轻笑一声:“不用,都是自家师兄弟,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王师姐,这可不好说,要知道,李师兄的赫赫威名可是传遍整个夏国武术界,喜怒无常,凶起来鬼都怕他!”

王师姐听闻此话,把墨镜摘下,露出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她把墨镜放在包里,随后深吸一口气道:“看好车,别被人贴罚单。”

然后她目光之中露出坚定,迈着两条修长大腿,推门,走进了书店。

书店里的装修有点复古,基本上没有现代化设备,两排红木打造的书柜分立两旁,一本本大头书放在其中。

入眼望去,大部分都是一些年轻人不感兴趣的书籍,比如:本草纲纪、八极精要、内息术说、古代通史等等。

书店不大,摆放两排书架后就没有什么多余的空间,在书架尽头,有一个通往二楼的楼梯,在楼梯口有一张实木书桌,其后面,一个面色苍白,身穿白色衬衣的年轻男子,正拿着一本现代医学看得入迷,对推门进来的女人看了一眼就没再关注。

女人望着年轻男子,眼神里露出一丝疑惑,随后她直接走到书桌旁边,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了上去。

年轻男子抬起头,没有说话,眼神疑惑地望着她。

女人开口了,声音清脆灵动,一股青春的活力荡漾开来。

“李丹心,男,二十五岁。”

“从小父母双亡,被武术界八极拳宗师王道一收为亲传徒弟。”

“十八岁参加全国武术大赛,获得冠军,一鸣惊人。”

“二十岁参加国际个人格斗大赛,到二十二岁,两年时间击败成名高手三十二人。”

“返回夏国后,更是把八极拳修炼至巅峰状态,后集百家之长,成为武术界最年轻的伪宗师。”

“实力虽然达到了宗师级,但心性却无宗师气度。”

“争强好胜,喜怒全在一念之间,到二十四岁,打杀成名宗师十二人,震惊武术界。”

“但从那一年开始,李丹心突然消失匿迹,连自己师傅王道一葬礼都不去参加,你妄为八级拳大师兄,更辜负了王道一的养育之恩,传业之情!”

“李丹心,你可有话说?”

女人越说越激动,最后眼中升起朦胧雾气,一双美目望着年轻男子,似乎要把他看透。

李丹心听到女人的话,眼神毫无波动,似乎她是在诉说别人的生平往事。

“你是谁?”他的声音有点沙哑,配合他苍白的面孔,让女人不由感觉到一种这个男人很虚弱的错觉。

对,一定是错觉,声名在外的武道强者,在正值年华里怎么会虚弱?女人这样想到。

“王道一是我父亲,我是他女儿,王安南。”

李丹心点点头,放下手里的医书,轻声道:“听闻老爷子有个女儿从小不喜武术,一直在国外生活,如今看起来,要不是你,老爷子也不会外出寻找传人,也不会遇到我,如此,我还要谢谢你。”

“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王安南望着眼前从始至终一直淡然的男子,从心里生出一股无奈。

“姑且叫你一声李师兄,父亲去世你不来,闭眼前,我父亲还一直念叨着你,你现在就没有一点愧疚么?”

李丹心沉默一下,道:“老爷子对我的恩情,丹心铭记一生,回去后,替我到老爷子坟上陪个罪。”

王安南轻呵一声,道:“你自己不能去?”

李丹心没回答,而是再次问道:“师妹不远千里到南道省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王安南整理了一下复杂的心情,缓缓说道:“父亲走后,武术协会会长的名头被各家争夺,但各家一致对我八极拳流派实行打压,我想请师兄回去重振我派名声,威慑宵小之辈。”

“李师兄,你要是不回去,我八极拳流派没有一个人能扛起大旗,这样下去,八极拳,终将会成为一个小流派,我不想看到父亲一辈子在乎的东西受到别人的践踏,况且,造成如今天的场面,师兄也有你的责任!”

“当初极道流、形意流、合道流等众多流派的高手都被你打死打伤过,如今父亲去世,你又被误传客死他乡,这才导致其他流派对我八极流派群起而攻之。”

“李师兄,我知道,你不是一个甘愿窝在这么小小书店里虚度年华的人,出山吧,师兄!”

王安南的话有理有据,条例清晰,让人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不好意思,师妹,你听说过“再生障碍性贫血”这个病么?”李丹心沙哑的声音响起。

王安南一愣,怔怔地看了看李丹心苍白的脸庞道:“师兄,你..”

“没错,二十岁的时候,我就被查出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幸亏身体壮实,加上医疗条件不错,让我多活了几个年头,但可惜,最近一年,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已经不是武术和现代医疗技术能拯救我的了。”

“师妹,回去告诉老爷子,不久,我就会下去陪他。”

王安南望着眼前叱咤武术界的年轻男子,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以这种方式结束其峥嵘的一生。

“师兄,别说丧气话,全球这么多先进的医学研究所..”

她还没说完,李丹心举起手里的现代医学书籍,道:“没人想死,我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在自己找方法,但令人绝望的是,我的病真的药石无医了。”

“回去吧师妹...”

李丹心说完,端起桌子上的枸杞茶水喝了一口,随后整个人靠在椅子上,把书盖在脸上,不再说话,犹如一个暮年老者。

王安南张张嘴,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什么。

最终她起身带上墨镜,走了出去。

她没发现的是,李丹心的脸上,两行清泪落了下来。

“老爷子,弟子不孝,您临走了,我都没过去。”

“不过也快了,您走慢点,再过一个月吧,弟子就下去陪您。”

李丹心呢喃道。

师妹来访,让他本来安静等死的心,再次回到了曾经的峥嵘岁月里。

八极拳、极道流、合道流、形意、咏春、太极、等等一个个词汇在脑海里闪过。

一场场拳拳到肉,爆炸性力量透体而出的比赛,台下观众的欢呼仿佛浮现在眼前。

雨夜的激战,飙飞的血液,断裂的兵器,骇人的战斗场景犹如在昨天。

“我不能去啊,他们要是知道我没死,要是知道我病了,就会一蜂窝的扑上来,咱们八级流最后的脸面就都没了。”

“我不去,咱们还能保住传承,我去了,八极,名存实亡了...”

李丹心把书拿下,怔怔地望着前方,抱拳道:

“等下去了,徒儿李丹心,再叩谢师恩!”

“轰隆!”

“咔嚓!”

突然,书店外面的天,一下子黑了下来,两道粗大的闪电闪烁着劈落,大雨顷刻间从天而降。

“嘭!”

书店的门,再次被人推开,很粗暴。

李丹心本以为是要躲避雨水的行人,但等一道人影进来的时候,他瞳孔一缩,眼神中的疲态消失不见,一道精芒闪过眼眸,刹那间,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如渊杀机!

“呃---”

进来的人影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怒吼。

外面的闪电再次亮起,李丹心眉头微皱。

人影身穿古代铠甲,金色的甲片上布满战斗痕迹,身高两米左右,身材魁梧,脸色灰白,其上遍布暗金纹路,双眼露出嗜血的光芒,残暴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个场景让人感觉诡异至极。

下一刻,人影动了,甲片作响,整个身体如同推土机一般,凶猛地冲向李丹心,沿途撞碎了一排书柜。

李丹心脚下一踏,跳到桌子上,眼眸中闪过厉色,身上的病态消失不见,凶悍的气息勃发,随后双腿微微弯曲,实木打造的桌子发出咔咔声,竟然裂出了痕迹!

下一秒,李丹心腿部用力,发出“砰!”的闷响,身体已经如同离弦之箭飚射而出,腿部弯曲,膝盖在前,朝着冲击而来的人影头部轰然撞去!

泰拳!飞膝!

身为武道宗师,他对各门各派实用的攻击性招式也都有涉及,此时自然而然地用出了当前最有效的攻击。

二人瞬间跨过三四米的距离,狠狠撞击在一起,李丹心的膝盖砸在人影头部,人影的双手也抱住了李丹心。

“砰!”

肉体撞击的声音传来,人影的头部在李丹心膝盖的轰击下,向后猛烈地一顿,随后抱着李丹心向后跌去。

李丹心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道从后背袭来,仿佛身体都要被勒的散架,倒地之后他双手毫不犹豫朝着人影灰白的脸庞上砸去。

“砰砰砰!”

毫无花俏,拳拳到肉,骤雨般的拳头落在人影脸庞上,打得他灰白皮肤一阵颤抖,但他双臂更加用力地缩紧,似乎要把李丹心整个人搅碎一般!

“草!”

李丹心急促的骂道。

随后心里发狠,手上的拳头更加凶狠地挥舞!

习武之人本就有一股凶气,别说更是凶名在外的李丹心!

不就是比狠么!来呀,互相伤害!看看你的脸先烂!还是老子的身子先碎!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