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那是朕的儿子

听书 - 锦乡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皇帝雷霆气势,晋王忍不住垂下了头,望着地下未语。

“你倒是说话!”

晋王抿紧双唇,手指一点点蜷紧。

“发个誓而已,你都不敢吗?”皇帝蹲了下来,倾身望着他,“世人都说晋王谦逊仁厚,合着这些年,你都是做给旁人看的。你知道瞻儿的身世,你觉得自己被愚弄,之所以不来告诉朕,是害怕朕会深究是吗?”

“不是!”晋王抬头,复杂地开了口。

“那是为什么?”

“儿臣,儿臣只是不想这个家散了。”晋王胸脯起伏,却又把头勾了下去,“当年行掉包计的是允心,儿臣彼时误会她有别的目的,我不愿因为这事闹得满城风雨,心想,我怨恨的根源在瞻哥儿身上,那么只要他没了,那么一切还能回到原位。”

皇帝望着他:“下手的时候,你知道瞻儿是谁的孩子吗?”

晋王略默:“知道。”

啪的一声,皇帝忽地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你知道他是谁的孩子,你却什么都不考虑,直接就对他下手?那是你亲弟弟唯一的骨血,你连这点骨血都不肯为他留着?跟你被欺骗比起来,他活生生一条人命就不算什么了是吗?!你这么心狠手辣,不念半分情面,说你对你弟弟没恨意谁能相信!”

晋王脸被打偏到一边,捂脸转回来:“我没有杀他!”

“没有杀谁?”

晋王狠吞了一口唾液,说道:“老三。”

“你让朕如何相信你?”皇帝紧盯着他,“如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你有办法自证清白吗?”

晋王咬紧牙根,摇了摇头。

皇帝又往他脸上扇去一掌:“蠢货!既然不是你,你就该想办法替自己辩护才是!难道这么多年,你就从来没想过你弟弟的死因有异吗?你就没想过万一有不对,矛头都会指向你吗?你就这么白等着背锅?!”

“儿臣从来没想过三弟的死有什么不对。”晋王抬头,“这么多年,世人也一直都认为他是赌气而亡的不是吗?就连父皇自己,不是也这么多年都没有替他翻案?连提都不让人提他,如此儿臣又怎么会去怀疑他还有别的死因呢?

“更何况,那个时候我对他也是有怨的!”

“你对他有什么怨?”

皇帝分毫都不容他避过,目光炯炯地锁住了他。

晋王牙关咬紧,却没有往下说。

晋王妃望着他们,开口道:“这件事情,就让儿媳来说吧。”

皇帝与晋王同时抬头,只见王妃说道:“事情发展到现在,儿媳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旸儿出事后我豁出去找他对质,如果老三来找我时我极力主张他去寻他二哥求证,或者我在有所怀疑时自己去查找结果,也许不会到今日这般。

“话还是得从太子说起。不怕父皇怪罪,少年时我一度仰慕太子殿下,因为这段过去,王爷耿耿于怀。我们成亲时,宁王尚幼,年少的他曾对他二哥有些误会。

“太子薨逝之前,曾经暗中传王爷进京,让他查蜀地的铁矿案,谁知道被他查出来与宁王有关。他把证据呈给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不信,他们之间起了争执。

“王爷出京后,受人怂恿决定把留在太子手上的证据拿回来,呈交给皇上告宁王一状。结果太子誓死相护,坚决不相信宁王犯事。

“那夜过后不久,太子殿下薨逝,我们进京,王爷在守灵的时候潜入东宫寻找呈给太子的那份宁王的‘罪证’,不慎被宁王尾随发现。宁王意外在太子床榻间找到了一枚王爷与太子争执时留下的玉佩。

“宁王由此怀疑两个哥哥之间不和。确切地说,他怀疑身强体壮的二哥曾对太子殿下欲行不轨。至此埋下了怀疑王爷,并且暗中调查王爷的种子。”

说到这里王妃顿了一顿,抬起双眼道:“王爷查到宁王‘犯事’证据在先,宁王查探二哥罪证在后。事情到此处,看起来都很顺理成章,如果王爷没有说谎——”

她深深地看向晋王:“那么我以为,从蜀地案被查开始,就有人在步步为营,布下计划了。”

“不错,”陆瞻忍不住说道,“如果王爷所说的这些没有虚言,那么孙儿也怀疑,事情的起因,是从蜀地的铁矿案开始的。”

晋王听到这里直身看向皇帝:“大哥当时说,递交状子的人是匿名的,而且状子也是夹在贡品里辗转呈交的。他当时顾虑着公然调查会连累告状的人,于是暗中传儿臣进京,让儿臣动用晋王府的人力去查这件事。

“如此看来,儿臣的查探十成十惊动了铁矿案的受益人,而后对方顺势就把老三给拉下水了——倘若,老三也没有撒谎的话。”

毕竟还没有人拿出宁王被冤枉的铁证,他自然说话还得留个余地。

不想却得来皇帝一个瞪眼:“你先管好你自己有没有说谎!”

晋王噤声。

皇帝踱行两步,说道:“当年宁王犯事之时举报他的状子里就有蜀地的铁矿案,偏生没一个人站出来为他说话,就连你这亲哥哥都在装死,还相信是他干的!可见无论如何,幕后凶手这一步是走对了。

“朕只奇怪,他究竟是哪里来的胆子直接冲皇子下手的呢?他能筹谋得如此周密,绝对是朝中人,满朝之上,到底谁在十八年前就存着这样大的胆子!”

满殿人皆无语。

宋湘跟着默凝了会儿,说道:“孙媳斗胆插嘴,当年宁王殿下冤死在狱中,他的死因乃是饥饿至死应是无疑。只是确定了殿下不是赌气自尽,那他为何会走到这步就很可疑。

“想来不会敢有人不给他饭吃,难道,他是因为某种原因吃不下去?当年看守天牢的人,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

皇帝屏息看了她片刻,缓下声息道:“当年守监的人朕事后都着人私下审了一遍,并没有问题。那是朕的儿子,哪怕他犯了罪,当爹的也还是希望他来日能悔过,哪里会成心要他的命?如果不是查不到疑点,朕也不会憋在心里这么多年。”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