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医妃,王爷枕上撩薛湄萧靖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彩鸢今日忙了一整天,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整理了所有中签的文书,商议好了白药的量,以及每个月送药的地点。

这会儿,她倒也没有觉得十分累,就是饿的厉害她中午就随意吃了两口饭,下午才过了一半的时候,她就饥肠辘辘,但又不好意思丢下人去吃东西。

待这一切结束,彩鸢终于有时间去进食,房门被敲响了。

她打开了房门,就见卢文立在门口,笑盈盈看着她。

他举了举自己的右手,正拎着一个食盒,食盒里面发出了食物幽幽的香味,让彩鸢不由自主吞咽了一下口水。

“饿了吧?”

卢文一边放下食盒,一边对她说,“我看你中午就没怎么吃,到了这会儿肯定饿极了,所以提前让人准备好晚饭。

油都不重,你过来吃几口吧。”

彩鸢:“……”真是会雪中送炭。

她一边吃饭,一边抽空和卢文闲聊。

想起今天卢家的求情,彩鸢非常痛快的答应了,卢文还有些不好意思:“老祖宗会不会骂你?”

彩鸢吃了一口饭,又端起汤碗喝了两口,才有力口气回答卢文:“我们大小姐,从来不会管东管西,她用人不疑。”

卢文:“……”“这点权,我们都没有,那还怎么做事呢?

别看我这只是药铺,再大的生意,我们大小姐都不会问一下的。”

彩鸢又补充。

这个补充就带着几分炫耀之意。

卢文就笑了起来。

“你们大小姐什么都好,没有人比你们大小姐更好了,是吧?”

“这个自然。”

卢文看着她,心里生出了一些怯怯的念头:“老祖宗回楚国去了,你是不是办完事也要走啊?”

彩鸢的筷子略微顿了顿。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卢文这个憨憨,就知道成天围着她转,正经事一件也不办。

彩鸢既不是红鸾,也不是大小姐,她没办法自己去开这个口。

戴妈妈和修竹走了,大小姐也不在,能替她做主的人全都去楚国了。

更惨的是,卢文这货,非要等她拿个态度。

彩鸢想到这里,就使劲咬了咬筷子头,恼怒之意十分明显,心想她好好一个人,千里迢迢的回来,图什么呀?

就是图现在这左右为难?

偏偏这货还问。

彩鸢想赌气,说一句明天就走。

然后说完了,怎么下台呢?

正如她所想,小姐戴妈妈和修竹都不在,都没人给她个台阶。

彩鸢沉吟再三,决定还是自己上,指望别人是靠不住的,就连卢文都靠不住。

“你知道,这件事,我没必要自己回来办的。

神医阁那么多管事,随便派谁来不行呢?”

彩鸢说。

卢文怔怔看着她。

彩鸢又道:“我晕船,一路回来,差点丢了半条命。

休养了一个多月才缓过劲,就是为了这一趟回来,你……”她见卢文还是眼巴巴的望着她,这会儿真的有点恼火:“你没听懂?”

卢文扑哧笑了。

他用力握紧了彩鸢的手:“那我去找个媒人来。

我听不懂的,媒人总归能听懂。”

彩鸢白了他一眼。

当时觉得一切很平常,而后慢慢回想那种甜蜜的幸福感,挥之不去。

卢文走路带风,欢欢喜喜的回家了。

不过他留了个心眼,怕遭到父母反对,索性直接先去找他大伯,由他大伯给他说定这门亲事。

卢家大老爷知道,彩鸢现在管着薛湄在楚国的药铺,又跟神医阁那边关系匪浅。

卢文娶了她,不仅仅是卢文高攀,整个卢家都是高攀了的。

“可是王妃现在不在京城,我向谁去提亲?

你守孝还有几个月。”

大伯问卢文。

彩鸢的父母可能在世,但彩鸢是成阳郡主的丫鬟。

自古以来,丫鬟被卖出去,以后她的婚丧嫁娶、她的生死,都有主子说了算。

丫鬟的婚姻更加不可能去问过她自己的亲生父母。

“问她的爹娘。”

卢文说,“彩鸢现在不是奴籍了,她爹可以为她做主。

况且,老祖宗走的时候,也是交代了此事的。”

卢大老爷觉得不错,派人去了,彩鸢家里提亲。

果然,彩鸢的父母,早就得到了王府的通知,就一直等这件事。

卢家很有诚意;彩鸢的父母奉命办事,根本没资格替女儿挑捡,薛湄离京的时候派人叮嘱了他们。

薛湄自己的丫鬟,婚姻只能由她做主,哪怕这丫鬟已经抬了良籍。

女方这边痛快,卢家也拿出十成十的诚意,很快就说妥了,等卢文一除服就放小定。

卢文还担心他的姨娘要闹。

不曾想,姨娘竟然比他还要兴奋。

之前明明还说不行的,也不知道现在又听了什么。

姨娘这种听风就是雨的性格,太不稳重了。

卢家四老爷,也把卢文叫到跟前,假模假样交代了他一些话,这件事就算定了下来。

除服之后放下定,婚礼大喜的日子安排在明年五月。

到时候彩鸢不管人在哪里,都会回来完成这个仪式。

说妥了,彩鸢下个月打算回楚国去了。

卢文立马说:“我也要去。”

他不等彩鸢拒绝,又说:“我不是去玩的,我想看一看楚国神医阁,学习一点经验。

以前我祖父在世的时候,经常讲神医阁的例子给我们听。

只是那些例子很匮乏古老,我们并不是很了解现在的楚国神医阁。”

神医阁是卢家孩子们心中圣地,他们都想去拜拜。

他如此说,彩鸢也不好阻止。

彩鸢就说:“我们去楚国是有通关文书的,这是朝廷特意给我们准备的,但是你没有这个东西,那怎么办呢?

现在大小姐不在,没办法给你开后门。”

卢文:“这还不简单,让我大哥去问问太后娘娘,要一个通关文牒,是很容易的事。

甚至我自己都可以去求见太后娘娘。”

只要打着老祖宗的名义,太后娘娘是肯定会见他的。

只不过,卢文不想如此张狂,过度利用老祖宗。

他大哥是太医院院判,本身就是官,也要时常给宫里的贵人们看病,偶然有机会说一声,更加自然一点。

卢文就把这件事跟卢殊提了起。

卢殊觉得并非什么大事,果然去问了太后。

太后说,现在楚国与梁国关系较好,商道互通,可以直接从朝廷领了文书去;也可以到江宁那边,从行宫再去领文书。

不过,她还是给了卢文一张通关文牒。

就这样,当彩鸢准备出发的时候,她把卢文拐跑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