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二婚必须嫁太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许走!”叶良娣忙拦着,这人一走,更说不清了。

可这夜里,太子妃安排的这样周密,哪里允许她阻拦?

“叶良娣!这是后宅,又是夜里,你一味的留外男是做什么?”太子妃倒打一耙,完全不顾本来是自己叫外男进来的。

“你!”叶良娣也是一肚子气:“你这是冤枉我的人,还不许我说话了?”

“妹妹息怒,肚子里的孩子要紧。这种事虽然难看了些,毕竟也不算太大。既然已经出了,太子妃娘娘处置了就是了,你又何必为一个奴婢这般气愤?这香儿也不是你叶家带来的吧?”苏良娣劝道。

明着是劝,可这话说的分明就是叶良娣一味包庇一个犯错的奴婢是不对的。

这一打岔,叶良娣更是说不出什么夜里见外男是因为太子妃先叫进来的话了。

可这时候冯嬷嬷和流萤虽然着急,却也没法子。

不多时叶良娣果然就被气的肚子疼起来。

冯嬷嬷和流萤不敢耽误,就算是得罪了太子妃也赶紧把人扶着回去了。

香儿没人管,她也知道自己是被放弃了。

此时说什么也没有用。

太子妃反倒是好心,替叶良娣请太医去了。

鸡飞狗跳了半夜,叶良娣的胎像虽然不算稳固,竟也没出事。

正院里,一早上太子妃听后,也没多失望。

她既然布局了这么久,就自然还有后手。

“走吧。”太子妃梳妆好,起身道。

一早上的请安,还是要的。

叶良娣今日自然是来不了了,香儿还被关着。

却已经被拷问了一夜了,不会用什么血腥的刑罚,却也有对付她的办法。

反正请安时候,香儿已经招认了。

太子妃只说不好留着她恶心,就将人送出去了。

至于去哪里了,没人知道。

不过半日的功夫,府里就传开了这件事,同时还有韩承徽去正院里的事。

韩承徽是昨日去的,给太子妃送了新鲜的花,因怕花被晒坏了,是提着一个盒子去的。

今日的传言里,倒是没有明着说盒子里是什么,可是什么,大家可以意会呀。

叶良娣本就知道这件事是被暗算了,此时一听这种传言,岂能放过韩承徽?

当即叫人将她请来了问月轩问询。

香儿折了不可惜,可是叶良娣可不愿意背上这样的污名。

太子妃那样心毒,谁知道要传成什么样。

韩承徽当然是无辜的,但是她也不敢不去。

这一去,果然就出了事。

叶良娣那脾气,要问询一个没什么家世的韩承徽,还能有什么好态度?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韩承徽是走着去的,被抬出来的。

她其实并未用过问月轩里的饮食,但是却忽然剧烈腹痛。

到这时候,她也知道自己是着了道。

抬出来的时候,下身已经见了血。

她的身孕其实跟叶良娣的差不多时间。但是她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太子就走了。

也不敢说,只想等着满了三个月后再说。

如今显然是没戏了。

她心里也很清楚这个算计,只怕是正院的手笔,所以心里迅速的想好了对策。

孩子已经没了,要是能趁机叫正院看到她的用处也行。

至于孩子没了这个仇,如今她也报不了。

事情很快就闹开了。

本来只是一个奴婢的事,叶良娣无非是个御下不严的罪过,如今将韩承徽叫去不过半日,韩承徽就小产了。

这就问题大了。

太子妃震怒,一边请了人给韩承徽看身子,一边外头已经传出去了各种消息。

无非就是叶良娣仗着自己是皇后的侄女,怀孕了就不把太子妃看在眼里。

先是纵容手下奴婢与外人私通,后是下狠手将韩承徽的胎儿弄掉了。

消息传进宫中,陛下直接将皇后斥责了一通。

气的皇后头疼起来。

凤翔宫里,涵养极好的皇后摔了一地的瓷片。

“宁氏好得很!真是好的很!”自己的侄女自己知道,这事听着就是算计。

“娘娘息怒,当下还是先派人去太子府,说什么也先保住叶良娣的胎要紧。”费姑姑道。

皇后深吸几口气点头:“叫草果去吧。就给本宫住下来,只管看着叶良娣到生产!”

“是。奴婢这就去安排。”费姑姑心里叹气,叶良娣要是有些手段,哪里至于叫人算计至此?

又气太子妃,不知道与太子一心,竟是如此不顾大局!

可她是不会想,皇后和叶良娣,是时时刻刻都想要取代宁氏的。

甚至早就觉得日后舒乘风登基后,她就可以取代宁氏。

把太子妃当成踏脚石,所以太子妃自然也不会容得下叶氏了。

至于陛下,能抓住机会恶心皇后,他是不会客气的。

叶良娣没能小产,太子妃固然是失望。可能坏了她的名声,太子妃已经很高兴了。

所以,这边是草果被派去了太子府上。

另一边,太子妃已经穿了大衣裳进宫去被皇后娘娘谢罪了。

偏皇后气死,也不过只能不痛不痒的说她几句。

她是想叶家女当太子妃当皇后,可也知道宁家对太子的用处。

真是差点气出心梗来。

不管府中如何轻拿轻放,毕竟外头就是说叶良娣害了太子的子嗣。

韩承徽在府里也是受委屈了,太子妃赏赐了不少东西,言语间,都是我虽然是太子妃,却不能替你伸冤……

韩承徽只是配合的哭泣。

府中的事,第二天就有人快马加鞭的送去了莱阳。

可毕竟远,等舒乘风拿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他去离县看过之后的第三天了。

离县果然也如他预想,虽然比商县严重。可距离饿殍遍野,真是还远的很。

雁南归的嗓子好些了,但是说话还是不太利索,人是不烧了。

正在前院里呸太子喝茶的时候,太子收到了府中信报。

看完就把茶盏扫地上去了。

雁南归还是头回见太子发这么大火。

这精灵王子一般的太子发火也挺好看。

她伸手,拉了一下太子的衣袖,询问的看了一眼。

“哼!自己看!”太子将那信件递给了雁南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