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不是第一次!

听书 - 近身狂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老和尚闻言,忍不住偏头看了楚云一眼。

眉宇间,闪烁着不忍之色。

“小姐当年,应该也彻查过此事。或许是无疾而终。小姐至今没有再提起过此事。”老和尚缓缓说道。“楚小姐当下找到了一些线索。也未必就能证明你的父亲,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顿了顿,老和尚继而说道:“我个人的态度上,不要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连小姐都没有找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楚小姐,又如何能够轻松地找到?”

楚云怔了怔。

不再多言。

从任何角度来说,父亲存活的可能性都不太高。

这也是楚云一早就有的结论。

只不过如今姑姑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就是为了追寻出父亲的下落。

让楚云对此事也重燃了希望。

此刻,老和尚这一瓢冷水,又再度熄灭了楚云的希望。

让他神情微变,心情格外的低落。

楚云吐出口浊气,揉了揉眉心说道:“看来我姑姑所做的这一切,或许都只是徒劳?”

“是否徒劳。只要楚小姐认为有必要去做。”老和尚说道。“就没人能够拦住她。”

楚云闻言,却也是微微点头。

老和尚这番话,却是大实话。

是的。只要姑姑认为有必要去做。

那就无人可以拦住她。

老妈不行。

他楚云同样不行。

而最让楚云绝望的是,就连老妈,都放弃了追寻父亲的下落。

这世上,又还有什么人,可以道出当年的真相?

难道,真让楚云挖了老爸的坟墓。拿出骨灰盒去验证dna和自己是否吻合?

楚云苦笑一声,缓缓说道:“本来我已经不抱希望了。可总会出现一些意外,让我重燃希望。而重燃之后,又会再一次被浇灭。”

老和尚深深看了楚云一眼。抿唇说道:“就像小姐说的那样,一切往前看。前方的生活,总会比过往更加美好。”

楚云挑眉说道:“她还真是务实的享乐主义。”

“小姐一向如此。”老和尚点头。

船只靠岸。

楚云与老和尚告别。

“你这是打算长期呆在我妈这儿了?”楚云随口问道。

“不知道。”老和尚微笑道。“或许哪天小姐不高兴,就把我赶走了。”

楚云闻言,忍不住调侃道:“那你就好好伺候我妈。这些年你受苦了,是时候享受一下美好生活了。”

楚云知道老和尚的心思。

他自然是愿意跟老妈住在一起的。

不论是陪伴也好,服侍也罢。

都不重要。

只要人在,比什么都好。

而对老妈来说,有老和尚的陪伴,她的享乐生活也会变得更加丰富而有趣。

彼此之间形成了这样的默契。只要不发生天大的矛盾,相信老妈不会主动赶走老和尚。

得到这样的答案。

楚云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他和老和尚之间的感情,是很复杂的。

既像是老师,又像是忘年交。

如今他终于回到了老妈的身边,楚云很欣慰,也很赞同。

如果没有父亲的深仇大恨。

楚云甚至觉得当下的生活,已经很美满了。

“小姐让我提醒你一句话。”老和尚忽然开口,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和红墙的关系,未来只会越来越紧密。她对你提的要求,也并不是开玩笑。而是务必去执行的。”

楚云闻言,忍不住苦笑一声。

美满的人生总是只存在于幻想中。

光是老妈对他提出的要做红墙第一人。

或许就得让楚云奋斗一辈子。甚至还不够。

“我知道。”楚云微微点头。“我也会努力去做。”

做这件事。

楚云并不是单纯为了自己。

既有责任在里面,也有任务在里面。

更甚至,还有隐藏的目的。

而这隐藏的目标,是老妈埋下的。

时机不到,楚云也无法撬开萧如是的嘴巴,掌握这隐藏的目的。

招招手。

楚云告别了老和尚。

乘车直奔机场。

他准备回国了。

出外这么长时间,他也应该回国了。

心中除了对姑姑的惦记,楚云并没有其他烦心事。

可光是姑姑这一个点,就足够让楚云苦闷许久。

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向楚少怀交代。

姑姑是因为失联,楚云才过来的。

姑姑更是因为面临巨大的困难。楚云才会二次留在瑞士。

如今,姑姑再一次失联。

甚至主动警告楚云,离她远点。

楚云的心情很沉重。

直至回到燕京城,他也没能缓过来。

“回家吗?”

驾驶席上,陈生主动问道。

“先去一趟楚家。”楚云看了眼夜色如泼墨一般的天空。

燕京城的夜景并没有多么的璀璨。

反倒透着一股浓浓的庄重气息。

陈生点了一支烟,摇开车窗说道:“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情绪也并不高。是不是这次出去,遇到了麻烦,而且把麻烦带回国了?”

楚云摇头说道:“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

陈生闻言,点头说道:“明白,我不问了。”

陈生是一番好意。

楚云是知道的。

但他一句话也不想多说。

姑姑的事儿,跟陈生讨论也没有任何意义。

还是得回楚家谈。

抵达楚家时,已经是夜间十点。

楚少怀坐在客厅灯他。楚中堂也抿着茶,看着晚间新闻。

楚云一到。楚少怀便迎了上来。

“姑姑的事儿,处理的怎么样了?”楚少怀追问道。

“已经解决了。”楚云点头。问道。“连茶都没有给我准备?”

楚少怀闻言,知道大哥有事儿跟父亲谈。

得到姑姑的消息,他也很识趣地亲自去泡茶。

把空间留给了大哥和父亲。

楚中堂点了一支烟,似乎对楚云可能要说的话,并没有任何期待。

反观楚云,则是神情凝重道:“姑姑入魔了。”

言简意赅的五个字。

楚中堂神情陡变。眉宇间,闪过一片雾霾。

又——入魔了?

这一次,是被段云龙所迫么?

他深吸一口呼吸,眉宇间隐隐有戾气浮现:“段云龙死了。是吗?”

“死了。”楚云点头。“姑姑亲手所杀。”

“她也见过你母亲了?”楚中堂问道。

“见过了。”楚云摇头说道。“我当时不在场。但她们之间,应该谈了许多。”

“嗯。”楚中堂微微点头。说道。“这件事,你不必再多想。你的重心,应该放在燕京城。你姑姑的事儿,她自己会处理。”

“包括入魔吗?”楚云反问道。

“是。”楚中堂点头。“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入魔。”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