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深夜学园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嚯嚯嚯~~~”

白建平问小白张老板怎么样,小白不答话,在那里暗戳戳地笑。

“你笑个啥子嘛。”白建平摆摆手,让这个笑起来像个屁儿黑的小孩子走开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小白笑,他就烦。

肯定不是烦小白的笑,而是……因为小白是为张老板笑??白建平没有细究自己的内心感受,他等着小白的回复呢。

他见小白还在暗戳戳地笑,不禁没好气地说:“瓜娃子你笑个锤子。”

小白笑容一收,板着小脸问:“你啷个骂我咧?我是小白,我才不是瓜娃子。”

“谁让你不说话总是笑嘛。”

“舅舅,你是个屁儿黑。”

“你舅妈刚走,你就来欺负我是不是?”

“舅妈赶走你就来欺负我,舅舅你是个屁儿黑。”

小白话音刚落,忽然见舅舅从摇椅上站起身,连忙化作梭老二,嗖的一下跑进了卫生间,砰的一声关紧门。

“……”白建平无奈地说,“我又不打你,你跑个啥子嘛。”

小白躲在卫生间不说话,很快响起了歌声,白建平听了两句,是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第三句变了,成了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

果然是个屁儿黑小孩。

谭家小姐妹家。

洗漱过后,谭锦儿关了卫生间的灯,经过客厅时特地再检查了一遍房门紧锁的情况,再关了客厅的灯,回到卧室,只见床上躺着一只坨大的粉色趴趴马,趴趴马底下露出一双小脚丫子。

谭锦儿好笑地问:“有人在吗?我的喜儿呢?”

没人回应,锦儿到处寻找,装模作样,打开抽屉,检查门口,打量床底下,还拍了拍趴趴马,询问趴趴马有没有看到喜儿。

趴趴马说没看到。

趴趴马肚子里传出笑声。

hiahiahia……

谭锦儿:“咦?这个笑声怎么像是我家喜儿呢?啊?喜儿被趴趴马吃掉了吗?”

hiahia~~趴趴马底下又传出笑声。

谭锦儿实在做不到视而不见了,小朋友藏就藏吧,干嘛要把一双小脚丫子露在外面,是故意给提示吗?还是单纯是因为傻呢?

她挠了挠喜儿的脚丫子,白嫩嫩的。

hiahiahia~~~

喜儿赶紧把小脚丫子缩回去,hiahia大笑,翻个身,从趴趴马下面钻了出来,傻乎乎地问她姐姐是怎么发现她的,她藏的那么好呢。

两人玩闹了一会儿,喜儿趴在谭锦儿身边听睡前故事,完了后忽然翻身起床,抱着趴趴马要走。

谭锦儿奇怪,问道:“喜儿你这是要去干嘛呢?拉臭臭吗?”

“hiahiahia,榴榴晚上拉了臭臭,好臭吖,她没有带纸,不能擦屁屁,是嘟嘟给她送纸的。”喜儿一边说,一边抱着趴趴马离开。

“你去哪儿呢?不睡觉吗?”谭锦儿追问。

喜儿打开房门,说她去自己的小房间睡告告,今晚不和姐姐睡,带上门,真的走了。

谭锦儿跟着起床要去看看怎么回事,忽然门又开了,喜儿嗖的一下挤进房间,靠墙站好,紧张兮兮地说:“好黑吖,好害怕吖,姐姐你快来保护喜儿吖。”

谭锦儿好笑,心说谁让你要自己溜的,一言不合就往外跑。

她打开客厅的灯,带喜儿来到她自己的小房间,给她铺好被子,送她上床,再帮她把趴趴马也安顿好,坐在床边,摸摸妹妹的小脸问:“今晚干嘛不和姐姐一起睡呢?”

以往的喜儿总是蹭睡,赖在她床上不肯走,因为她一个人睡觉害怕,以前可以抱着妈妈,现在只能抱着姐姐。

久而久之,两人就一起睡了,今晚小朋友是不是喝酒了呀?不然怎么会胆子壮了这么多呢。

喜儿一本正经地告诉谭锦儿,因为她长大了吖!

小白说她长大了一点,她开心极了,逢人就说她是一颗小草,她在茁壮成长。

谭锦儿好笑又欣慰,“我们喜儿是大孩子了,可以一个人睡觉觉了,真了不起。”

喜儿兴奋地蹬脚丫子,说她真的好了不起,小白都不是一个人睡呢,榴榴也不是,嘟嘟也不是……所有人,包括张老板都不是,只有她是,她是第一。

“真勇敢我们家的喜儿。”谭锦儿不吝啬夸奖。

喜儿一把抱住和她同床共枕的趴趴马,说她有趴趴马,她就什么都不怕。

但是呢,话虽这么说,当谭锦儿要离开,关灯时,喜儿连忙试探性地询问,能不能开着灯吖,她想想程程和姐姐今天讲的故事,想完了她自己关灯睡告告,不麻烦姐姐了。

“好的,那就听喜儿的,灯给你开着,姐姐走了哦。”

“拜拜,晚安吖姐姐。”

“晚安妹妹。”

谭锦儿轻轻关上门,没有走开,就站在门外静立了一阵,确定喜儿没有害怕,才悄悄离开。

回到卧室,本打算睡觉的她决定再等等,她不放心喜儿,于是戴上耳机,学习英语,只是听了没一会儿就摘掉了,改为看英文名著,同时耳朵竖起,高度关注隔壁房间喜儿的状况,一旦听到喊姐姐,她就第一时间冲过去。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谭锦儿放下书,出门,来到喜儿的卧室门外,听了一会儿,没听到里面的动静,轻轻推开门,灯依然亮着,但是小人儿已经美美地睡了。

她蹲在床边,把喜儿压在身子下的小手拿出来,放好,关灯,关门,回房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谭锦儿比往常早醒了半个小时,下意识地摸了摸身边,没有摸到“暖宝宝”,一想,才想起喜儿在隔壁房间睡了。

她做靠在床头,完全清醒了,大大的松了口气,昨晚她做梦,梦见喜儿挣脱她的手,走丢了,她一整晚都在找喜儿。

想到这个梦,她心里极为不安,连忙起床,来到隔壁卧室,看到喜儿还在呼呼大睡时,她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了,给睡梦中的喜儿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心中决定明晚绝不能让喜儿一个人睡了,小不点很勇敢,可以一个人睡觉了,但是她自己不行啊,她惦记妹妹,很不放心,尤其想到去年那个醉鬼来敲门,这里整栋楼都是出租房,人流量大,进进出出的,鱼龙混杂,环境有些乱。

两姐妹吃了早餐,锦儿给喜儿梳了漂亮的小辫子,两鬓各垂下一条,麻花辫,小喜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hiahia笑,从起床到出门,笑容就没停过,比八月天的太阳更要灿烂。

“要听话哦,快进去吧。”

“好的,乖乖的,喜儿最乖啦,拜拜姐姐。”

“拜拜。”

谭锦儿把喜儿送到小红马学园门口,叮嘱一句,目送她蹦蹦跳跳跑去工作室上兴趣班,嘴里还唱着“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它永远不会堵车”。

她骑上心爱的小摩托,来到酒店上班,小颜见她来,看了看时间,悄悄说:“刚刚部长来了,问你怎么还没来。”

“找我有事吗?”谭锦儿回到换衣间换衣服,“我没迟到呀,现在离上班还有10分钟呢。”

小颜说:“是,你肯定没迟到,但部长应该是找你有事,具体什么事我不知道,她没说,也没说让你去找她。”

她刚换好衣服出来,柜台上的电话响了,部长喊她去一趟她的办公室。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