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大明疯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宁秀儿兴许就是那传说中的江湖儿女,一点也不拘小节,认定了是朱器圾的人之后,她好像就没什么顾忌了。

她跟着朱器圾走进小树林一看,少了一匹马,当即便提议道:“王爷,不若我们同乘一匹吧?”

好啊!

朱器圾当即麻溜的翻身上马,张开双臂,欢呼道:“来吧,秀儿。”

宁秀儿也不含糊,一个飞身便跃上了马背,坐进朱器圾怀里。

这一路,把朱器圾兴奋的,都无法形容了。

不过,等他们抄小路回到李家村,换上自己的衣服,准备回王府的时候,朱器圾却有点怕怕了。

他现在是家里有只老虎,石柱还有只老虎,这再莫名其妙的带只老虎回去,范心怡吃醋怎么办?

要知道,一山不能容二虎。

他这山上好不容易容下了两只老虎了,还来第三只!

回去的路上,他忍不住附耳道:“秀儿,我已经娶了一个侧妃了,就是南阳范家范荣的女儿,你应该知道吧?”

宁秀儿回过脸来,跟他脸对脸道:“我知道啊,怎么了?”

你知道你还这么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你这是太天真还是胆儿太肥啊?

朱器圾小心的问道:“你不会跟小怡闹别扭吧?”

闹什么别扭?

宁秀儿淡淡的道:“闹别扭?闹什么别扭?你不知道该怎么做吗?”

我该怎么做?

我怎么知道啊!

朱器圾无奈道:“你说,我该怎么做?”

宁秀儿还是淡淡的道:“我是什么身份,你为什么要娶我,直接说不就行了。”

呃。

这个。

好像是个不错的办法。

很快,一行人便打马来到王府内院。

这么明显的马蹄声,范心怡自然是早就听到了,所以,朱器圾一行刚进入王府内院,范心怡便已经迫不及待的迎上来了。

这!

王爷怀里怎么有个女人?

范心怡当场就愣住了。

朱器圾见状,连忙翻身下马,凑上前去,附耳低声道:“小怡,她叫宁秀儿,是锦衣卫密探,我们抢死太监银子的事被她查到了,没办法,我只能把她娶了,这样,她就不会回去告密了。”

锦、锦、锦衣卫密探!

范心怡吓得花容失色道:“她真不会跑回去告密了?”

朱器圾装作自信满满道:“放心,只要她成了我的女人,我完了,她也得跟着完蛋。”

懂了!

范心怡连忙挤出一副笑脸,上前亲切的挽着宁秀儿的小手道:“原来是秀儿妹妹啊,欢迎,欢迎。”

嗯,这位范家大小姐果然如同传闻般的兰心蕙质。

宁秀儿假装尴尬道:“姐姐,妹妹不请自来,还望姐姐多多担待。”

啊。

哈哈。

范心怡假笑道:“啊,哈哈哈哈,妹妹说笑了,姐姐高兴还来不及呢。”

嗯,算你识相。

宁秀儿突然撇开范心怡,一把拉住朱器圾的手,一本正经道:“王爷,我有点事跟你商量一下,要不,我们去房里说?”

啊?

什么情况?

你有什么事不能在外面说?

什么房?

卧房吗?

大白天的,这样不好吧?

朱器圾愣了一下,这才尴尬道:“哦,有事啊,好,我们去书房说,小怡,秀儿第一次来,你去厨房,让人多做点好吃的。”

说完,他便拉着宁秀儿往书房狼狈而去。

范心怡一看他这样子,不由暗自心焦道:“我的小王爷,你这又是发什么疯啊,你怎么把个锦衣卫密探给娶回来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朱器圾这会也云里雾里呢,他根本就不知道宁秀儿这是什么意思。

他拉着宁秀儿的小手走进书房,小心的把这位小美女扶范心怡坐的椅子上,这才坐下来,满脸不解道:“秀儿,什么事啊?”

宁秀儿瞟了他一眼,娇羞道:“我们的婚事啊,王爷,你准备什么时候跟我成亲啊?”

我去,你怎么比我还急?

难道,你真看上我了?

不可能吧!

虽然,这世界上有一见钟情这一说,但是,我在你眼睛里看不见痴痴的爱恋啊!

你到底想干嘛?

朱器圾小心的问道:“秀儿,你为什么这么急着成亲啊?”

宁秀儿闻言,痴痴的看着他,忧伤道:“我爹身上的伤,你也看到了,他天天被伤痛折磨得死去活来,我这心里,那简直就跟刀刮一样的疼啊,王爷,我们赶紧成亲吧,成亲了,我就能厚颜无耻的问你讨点钱,给我爹疗伤了。”

啊?

原来你是为了买药给你爹疗伤啊!

朱器圾忍不住好奇道:“你爹的伤还没好吗?”

宁秀儿泪流满面道:“王爷,你也看见了,我爹,那一身,全是口子啊,虽然表面已经没有问题了,内里却是经脉错乱,骨肉重创,严重的很,他现在都不能跟人动手,一动手就会引发内伤,疼到难以忍受,疼到喷血啊!要不,你以为,就李万雄那身手,能轻易击败我爹?”

这!

朱器圾还是忍不住好奇道:“这么严重的内伤,还能治好?”

宁秀儿还是泪流不止道:“只要多买些名贵药材,调理个一年半载,不说完全治好,至少,我爹爹不会再疼得在床上打滚,睡不着觉了。”

这!

怎么感觉有点乘人之危的味道。

朱器圾想了想,随即坦然道:“其实,你不必为了你爹的伤而屈身于我,你哪怕不嫁给我,你爹的上,我也会出钱治的。”

宁秀儿痴痴的看着他,泪眼婆娑道:“你知道治我爹的伤需要多少银子吗?”

朱器圾豪爽道:“多少,你说。”

宁秀儿小心的看了他一眼,这才咬牙道:“王爷,我也不瞒你,我爹这伤势,好好调理一年,最少需要几万两银子,如果要完全治好,最少需要十几万两银子。”

卧槽,什么药,这么贵的!

朱器圾忍不住咋舌道:“你爹的伤,需要些什么药来治啊,这么贵的,这年头药价也在疯长吗?”

宁秀儿抹了把眼泪,随即掰着手指头,认真的道:“野山参,大补元气、复脉固脱、补脾益肺、生津安神,百年以上的,最少需要几百两一颗。”

好吧,这个,的确没错,野山参,就这价。

朱器圾微微点了点头,以示认同。

宁秀儿又掰着手指头继续道:“灵芝,补血益气,护心养肝,清血化瘀,不说千年份的,百年以上的,最少需要几百两一颗。”

好吧,这个也没错。

朱器圾默默点头。

宁秀儿又掰着手指头继续道:“虎骨,祛风通络,强筋健骨,几百两一根都不一定买得到。”

呃,好吧,朱器圾只能继续点头。

宁秀儿又掰着手指头继续道:“珍珠粉,生肌怯火,养肝延寿,一两,也是几百两银子。”

呃,好吧,这疗伤怎么尽用些贵的药?

宁秀儿又掰着手指头继续道:“熊胆,消炎镇痛,清热解毒,一个,也是几百两银子。”

我去,这年头,药价是真滴吓人!

朱器圾无奈的叹息道:“那我们还是赶紧成亲吧,不成亲就这么花钱,赵伯和孙伯估计会疯掉的。”

他真不是贪图美色,也不是想乘人之危。

如果宁秀儿是王妃,他这么花钱给岳丈疗伤还说的过去。

如果宁秀儿还只是口头上答应,没有实际行动,不跟他成亲,他这么花钱,赵正道和孙继文真会疯了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