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猛火油(4000)

听书 - 曹操喊我去盗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富贵?!”

不待吴良尴尬,原本还战战兢兢的诸葛亮已经一脸惊喜的跑了过去,一把将这条可怜的大黄狗抱在怀中。

诸葛亮平时没什么朋友,与家中的狗自然要更亲近一些。

此前家中三条狗莫名失踪了两条,诸葛亮还伤心了一阵子,央求诸葛玄一定要抓到偷狗贼严惩不贷来着,只是没有注意到诸葛玄当时的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

“诸葛贤弟。”

吴良等人尴尬的对视了一下,也是连追了上去查看情况。

经过一番简单的检查,吴良发现这条大黄狗也并未受到任何伤害,只是肚子完全瘪了下去,身形与之前相比也消瘦了不少。

看样子只是饿到了站都已经站不住的程度,只能艰难的在地上爬行,因此才会出现此前那一幕。

“有才哥哥,你看富贵还有救么?”

诸葛亮抱着大黄狗回头问道。

“问题应该不大,先喂一点吃食试一试吧。”

吴良想了想说道。

接着又叫典韦拿出一点干粮揉碎了掺上水,做成了一碗干粮糊糊放到大黄狗嘴边。

大黄狗伸出舌头舔了舔,顿时发出一声兴奋的呜咽,尾巴更是疯狂的摆动起来,“啪啪啪”在诸葛亮脸上来回抽打着开始狼吞虎咽……

“就冲着精神头儿,它肯定死不了。”

吴良呵呵笑道。

“呸!呸!”

诸葛亮总算安下心来,一边吐着嘴巴里面的狗毛,一边将大黄狗推开,口中却在骂道,“这死东西,也不知道又跑去碰了什么脏东西,难闻死了!”

难闻……

诸葛亮的这番话倒又吴良提了一个醒。

他刚才靠近的时候也在这条大黄狗身上闻到了一股十分特殊的味道,这味道与后世的汽油有那么一点相像,但又不完全一样。

而吴良记得很清楚,他当初将这条大黄狗赶入陵墓的时候,并没有在它身上闻到这股味道。

并且。

此前几天他们在墓中待了那么久,也从来没有闻到过类似的味道。

所以,这味道究竟从何而来?

难道这条大黄狗已经去过了他们从未到达的地方?

如此想着。

吴良立刻又来到大黄狗身边,准备更加仔细的检查一下,看看能不能在它身上找到一些能够解开这个疑问的线索。

“呜~~~唬~~~”

没想到吴良才刚伸手过去,这条大黄狗竟忽然对他呲起牙来。

也不知道是在记之前的仇,还是护食。

吴良觉得应该是后者,因为据他所知,一般情况下狗子的智商是没有办法做到记仇的,所以……

“哎呦?”

吴良抬手就是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大黄狗的脑门上。

“唧唧——唧唧——”

大黄狗发出两声痛叫,瞬间又战战兢兢的趴在了地上,弱弱的试探着伸了一下舌头舔了舔陶碗里的干粮糊糊,见吴良没有再抬手揍它,才又摇着尾巴大快朵颐起来。

这次吴良再伸手过去,它也只是略微扭动了一下身子,老老实实的埋着头吃它的糊糊。

“这黄耳果然通人性,知道公子比它更恶,也就不敢在公子面前造次了。”

见状,杨万里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然而。

“……”

其余众人只是像看二货一般的看着杨万里,谁都没有开口接这个茬,更没有人一起笑起来。

“呃……”

杨万里这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神色一慌连忙陪着笑向吴良解释起来,“公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黄耳颇为识趣……不是不是,我其实是说公子是天下难寻的善人,自然一点都不恶……唉,是我不会说错了话,不过公子宽宏大量,肯定不会放在心上吧?”

“当然不会。”

吴良回头咧嘴一笑,淡然说道,“我是那种因为一两句不顺耳的话就给你们穿小鞋的人么?打今日起你就谪为奴役吧,好好干或许还有出头之日。”

“公子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这回吧公子!”

杨万里顿时脸色煞白,就差给吴良跪下了。

“哈哈哈哈……”

此时众人才哄堂大笑起来。

“……”

杨万里总算终于明白吴良不过是在与他开玩笑,一脸尴尬的站在一旁挠着后脑勺陪笑。

“不过杨万里说得倒也没错,干我们这行岂止是要比黄耳恶,要比恶鬼还恶,如此才能在黑暗之中畅通无阻,百无禁忌,百邪不侵。”

吴良又笑了笑说道,然后才回过头去继续检查那条黄耳。

典韦、白菁菁、于吉三人深以为是的点了点头。

他们此前已经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在墓中遇到了不少比恶鬼还要可怕的东西,在墓外也遇到了不少比恶鬼更加可怕的活人。

若非他们更凶更恶,恐怕早就无法活到现在。

不过吴良的“恶”却也并非没有底线。

别看吴良一直将“我不是个好人”挂在嘴边,但他从来没有对无辜之人露出过獠牙,相反无论对方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他都能够一视同仁。

甚至就算有人冒犯了他,只要不是触犯到了他的底线,他通常都会给对方留下一条活路。

就像当初从“海昏侯墓”出来之后遇上的那伙黄巾贼,他们都知道,吴良虽然绑了他们,拿走了他们的一切,但在临走的时候,还是特意给他们留下了一车粮食,并未将他们赶尽杀绝。

但面对乐安国那群“阴兵”的时候。

吴良却又没有给他们留出任何活路,让他们全部冻死在了寒夜之中,只是第二天找到驻地之后,派人前去给他们收了一下尸。

同样的事情。

不同的做法。

这却并未让他们觉得吴良喜怒无常,心性复杂难测。

相反。

他们觉得自己更加了解吴良,更加敬佩吴良,更加愿意追随吴良走南闯北,仿佛吴良就是黑暗中唯一的那道光明一般。

当然。

对于吴良的所作所为,他们心中也并非没有任何一点疑惑。

最大的疑惑便是,吴良到底要做什么?

他们看得出来,吴良对墓中的那些金玉之物没有太大的兴趣,反倒对那些寻常人眼中价值不高的东西颇有热情,并且从来不愿暴力破坏陵墓,甚至临走时还要小心掩埋隐藏陵墓。

若说吴良是怕墓主人日后报复,他们自然是不信的,若是真怕这个早就不干这行了。

更何况在他们眼中,吴良就是要比那些“墓中的恶鬼”更恶,墓主人便是真会报复,恐怕也不敢来找他……

对此。

吴良不说,他们也没有想过主动去问。

因为他们知道,当某一天吴良认为该让他们知道的时候,自然会和盘托出……那说不定会是一盘很大的棋。

……

很快,吴良便在大黄狗的皮毛上发现了一些东西。

那东西共有几小块,全部像是口香糖一般与大黄狗的皮毛沾染在了一起。

这玩意儿的外表沾染了许多灰尘,并且外表已经变得干硬,只是用力去捏的话,还能够感觉到来自内部的一丝柔软。

吴良凑近闻了闻,刚才闻到的那股类似于汽油的味道,正是来源于此。

“究竟是什么东西?”

吴良微微蹙眉,随即抽出腰后的铜匕首,将其中一小块连同大黄狗的狗毛一齐割了下来,而后又将其从中间切开。

横切面呈现出了这玩意儿本来的面目。

这只一种褐红色的类似于凝胶一般的东西,最里面的部分还有粘性,粘在铜匕首上还能扯出一些拔丝。

刚才的味道自然也是更加的浓郁,甚至有些刺鼻。

这难道是……

“菁菁,蜜烛给我一用。”

吴良回头对白菁菁说道。

虽然此前已经探明墓道中的空气质量问题不大,但这次要进一步深入,吴良还是叫白菁菁点起了蜡烛,时刻监测氧气含量。

“给。”

白菁菁回过神来,连忙将蜡烛递了上来。

吴良则将那一小块凝胶状的物质放到了地上,而后用蜡烛的火苗去烧。

“轰——”

蜡烛的火苗甚至还没有完全碰到这一小块凝胶物质,这玩意儿便像是强吸一般将火苗吸了过去,紧接着便疯狂的燃烧了起来,火焰瞬间窜起将近一米来高!

还好吴良有所防范,在将蜡烛递过去的时候,身体便向后掣了不少。

否则若是趴在上面观看,可能眉毛、睫毛与头发都要有所损失。

“公子小心!”

典韦与杨万里可没见过这阵仗,眼见这一幕发生的突然,两人已经飞速冲了上来,一把将吴良拉到了身后。

“没事儿,不必大惊小怪。”

吴良却并不惊慌,只是盯着火焰继续观察。

随着那小块凝胶物质的燃烧,几缕黑烟自火焰上方飘散了出来,这些黑烟之中还夹杂着比方才更加刺鼻的味道。

这味道又臭又冲,不过这点浓度还不至于辣眼睛。

而吴良却从这又臭又冲的味道中闻到了一种更加熟悉的味道——拖拉机尾气的味道!

吴良小的时候住在农村,见得最多的就是那些农用机械,许多家庭都有一台手扶拖拉机,而当手扶拖拉机发动起来的时候,排气筒中就会喷出的烟就是这种味道。

吴良知道这种气体对人体不好,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唯一一个觉得这味道还挺好闻的人,甚至每次有拖拉机经过的时候,他还会故意凑上去闻上几口,甚至因为这事还挨了父母几顿训斥。

闻到这股更加熟悉的味道。

再结合这玩意儿那极其易燃的特性……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石油原油!

据吴良所知,汽车使用的汽油与柴油都是接近透明的液体,这是工业时代的重要资源之一,而炼制汽油与柴油的原料,便是石油原油。

也只有石油原油,才会呈现这样的状态。

石油原油受到所含胶质、沥青质比例的多寡,能够呈现出粘稠状态各有不同,并且能够呈现出许多种颜色,诸如:红、金黄、墨绿、黑、褐红等等。

而吴良发现的这一小块石油原油,正是褐红色。

至于燃烧中产生的臭味与黑烟,则是源于其中的杂质,比如硫、氮等。

这个发现,顿时令吴良警惕了起来。

“呼——”

吴良立刻吹灭了手中的蜡烛,回头对众人说道,“从现在开始,任何人不得再点起明火,手中的铁器、兵器也必须轻拿轻放,哪怕一个火星子都不能见!”

“公子,你究竟发现了什么,为何如此紧张?”

于吉好奇的问道。

众人也是疑惑的看了过来。

方才吴良还说不必大惊小怪,现在翻到自己先惊怪了起来。

“这个墓中恐怕存有石漆,石漆易燃易爆,若是不慎遇上火星,我们恐怕便要葬身于此了,听明白了么!”

吴良神色严肃的说道。

据吴良所知,这时候的石油就叫“石漆”。

至于“石脂水”、“猛火油”、“火油”、“石油”之类的称呼,乃是到了唐朝、宋朝逐渐运用起来之后才逐渐产生。

天朝古代虽然不会炼油,但发现石油的时间却并不晚。

早在商末周初完成的著作《易经》中便已经提到了石油的存在,将其记载为:“泽中有火,上火下泽。”

东汉史学家班固的《汉书》中也曾写道:“高奴县有洧水可燃。”

这说的也是石油,并且还明确记载了石油的一处产地,就在司隶部、高奴县的洧水河一带,而且还是比较容易采集的露天油田……这倒给吴良提了个醒,日后若是用的上,或许可以前往一探。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件事情的时候。

重点是这座墓中存有石油,便给此行的探墓之旅埋下了一个巨大隐患。

虽然现在还不清楚存量多寡,但墓主人若是用这玩意儿设下机关陷阱,试图与盗墓贼同归于尽,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实在不得不防!

“石漆?”

这种稀罕事物,就算是瓬人军的骨干成员知道的也是不多。

“说了你们也不懂,先秦的一些炼丹术中便有记载此奇物,言明此物可以生火助燃,使得炼丹事半功倍。”

于吉则摇头晃脑的说道,“公子果然见多识广,连这也认得。”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