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酒不醉人

听书 - 主神挂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东方白提起一坛酒,拍开泥封,斟满两个大海碗,给倪昆递过去一碗,双手举起自己那只,笑道:

“今日你我重逢,为兄不胜欢喜,来,先干了这一碗!”

倪昆也不多说,端碗与她一碰,仰脖就干。

咕~~嘟咕嘟咕嘟……哈!

两人几乎同时喝完,互亮碗底,又相视一笑,东方白再次提起酒坛倒酒。

就这样,两人一通豪饮,很快就喝光了整整四坛酒。

倪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能喝。

更想不通喝的酒都去了哪里,反正没有半点腹胀之感,汗水也没出多少,酒意嘛,也还没有彻底上头,就是有些醺醺然而已。

东方白酒量俨然也是深不见底,喝到现在,只两颊微红,额头有汗,两眼却是亮晶晶的毫无醉意。

不过随着酒酣耳热,体温渐升,隐有一缕如兰似麝的奇异幽香,自她身上散发开来,缭绕倪昆鼻前。

又干了一碗酒,东方白冲着倪昆嫣然一笑,说道:

“倪小弟你先用菜,为兄去换身衣裳。”

倪昆豪爽地一挥手:“东方兄尽管去,小弟等你来了再喝。”

于是东方白起身离席,换衣裳去了,倪昆也抓紧时间吃菜。

正大口吃菜时,眼角忽见红影一闪,有动人幽香飘来。

倪昆抬眼望去,顿时微微一怔。

却见东方白黑发垂肩,着一领大红长裙,襟口微敞,露出修长玉颈、精致琐骨,以及绣着牡丹的锦绣胸衣。

从胸衣起伏的弧度看来,东方白的胸怀,竟似不逊于身高比她高出两寸有余的祝玉妍。

就在倪昆略显错愕地看着东方白时。

东方白款款行至桌前,凝视倪昆,两颊微红,明眸生波,用清脆动听的女声说道:

“倪小弟,我来了,咱们接着喝!”

倪昆抿了抿嘴唇,喉咙有点发干,连忙灌一口酒下去,问道:

“我现在该称你东方兄,还是东方姐姐?”

东方白飒然一笑,眉梢眼角却又隐含娇羞:

“随便你啦。来,喝酒!”

于是酒战又起。

不知过了多久。

倪昆酒意醺然,却始终保有一线清醒。

他甚至清楚地知道,只要自己愿意,催运火焰血脉,立刻便能将酒意焚净,恢复绝对清醒。

可是当东方白不知怎地坐进他怀中,嘴对嘴喂他饮酒时,品尝到那红唇伴着美酒的绝美滋味,手搂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他却不想就这么清醒了。

人生得意须尽欢……

但愿长醉不愿醒……

……

午夜。

薄纱帐幔,微微荡漾。

当轻薄纱帐安静下来,帐幔之中,响起倪昆的轻笑声:

“我拿你当兄弟,没想到你居然想睡我……”

东方白以带着浓浓鼻音,仿佛刚刚啜泣过的声线嗔道:

“你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咬你哦!”

“停!别咬胸膛,我功夫还没练到这里……好吧,小弟的错,不该调笑东方姐姐。姐姐想要惩罚小弟的话,换这里行不行?”

“……你!亏你想得出来!我看你是想练葵花宝典了是吧!”

“姐姐怕是舍不得……”

“好,便让你瞧瞧我舍不舍得!”

“嘶……”

不知不觉,纱帐再次荡漾起来,直至黎明之前,方才再次平静。

东方白像是被抽去了浑身骨头似的,软软覆在倪昆身上。

倪昆轻抚着她的纤腰,默默温存一阵,轻笑道:

“魂归来兮……”

东方白星眸半闭,气若游丝,勉强抬起拳头,有气无力地在他肩头轻捶一拳,嗔道:

“又笑话我……我活到现在,一直清清白白,哪像你,技法那般娴熟,一副身经百战的样子……”

倪昆无声一笑,一本正经道:

“姐姐若是不忿,可以咬我嘛。”

“……”

东方白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双手紧搂着他的脖子,脸蛋埋在他口,喃喃道:

“咬不动,累了,想睡……”

声音渐渐低沉,鼻息也变得绵密均匀,竟真个睡着了。

倪昆见状,也不再逗弄她,抱着她晶莹温润、柔若无骨的娇躯,就此睡去。

……

次日上午。

倪昆打着赤膊,亮出线条流畅,块垒分明,宛若铜浇铁涛,又不显丝毫赘硕的精悍雄躯,在院子里虎虎生风地练着拳。

拳出时风声雷动,脚踏地地面震颤,举手投足,便有千斤之力。

那经络贲张、筋肉虬结的赤红皮肤下,似涌动着滚烫的岩浆,一股灼热如烈阳的阳刚气息,自他身上滚滚扩散出去,将身周温度都提升了数度。

以他今日之阳刚气血,当天在蜀中废寺见到那只伥鬼,根本无需再以鲜血焚之,直接用这一身灼灼阳气,便可将之焚成飞灰。

东方白一身红衣,头挽美人髻,站在一旁看他练拳。

待他将三百手牛魔大力法、两百零六手虎魔炼骨拳打完,便走上前去,一边拿手巾为他擦汗,一边笑吟吟说道:

“小弟你血脉里流淌的都是烈焰吗?怎地一趟拳打下来,皮肤红成这个样子?我都忍不住担心,你练着练着,忽然就浑身着火呢。”

说话时,指尖触及他滚烫肌肤,想起昨晚那火山爆发、岩浆喷涌一般的灼热冲击,俏脸不禁微微发红,眼神也有些波光迷离。

倪昆哈哈一笑:

“姐姐没看错,小弟身上还真能着火。”

念头一动,头顶、肩膀立时蹿起三尺烈焰,汹汹有声。

东方白吓了一跳,后退一步,惊奇地看着他头顶、肩膀的火焰:

“小弟你竟能驾驭火焰?”

倪昆哈哈一笑:

“小把戏而已,不值一提。”

东方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难怪连大名鼎鼎的阴后祝玉妍都被你降伏,小弟你的本事藏得很深呢。”

倪昆干笑两声,顾左右而言其它:

“姐姐现在的顶头上司,闻喜县公裴世矩裴公,手下多有奇人异士,裴公自己更是深不可测,这点小把戏,想也难入姐姐法眼……”

见他转移话题,东方白轻哼一声,没好气白他一眼,倒也没有追根究底,顺着他的话茬说道:

“裴公的本事确实高深莫测,并且听说裴公早年与阴癸派也有些纠葛。小弟你现在跟阴癸派搅在一起,须得小心不要招惹了裴公。”

倪昆好奇道:

“所以说裴世矩究竟有多强?连姐姐你都说他高深莫测?”

当初鹤笔翁也说过石之轩强得离谱,但鹤笔翁的形容听起来玄之又玄,完全不具备参考价值。并且鹤笔翁的实力,比东方白差了一大截,眼力肯定是远远不如东方白的。

倪昆就想知道,东方白眼里的石之轩,究竟强到了什么境地。

东方白沉吟一阵,缓缓道:

“在得你赠送完整的葵花宝典之前,我略微悟出几分天人奥妙,自以为已经能看出几分裴公的本事。

“可等到自乐山归来,修炼了小弟你赠送的完整葵花宝典,服食了血菩提,功力大进,修为更上层楼,却反而只觉愈发看不透裴公了。”

【求勒个票~!】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