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二婚必须嫁太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不是一对一也没有啥爱情,介意请好走,江湖再见。本文架空不要对照历史,解释权归我,爱你们。】

今年的天气冷的早。才刚入十月,就压了一场大雪,如今正是雪化的时候,天气异常的冷。

陶然居里,一个美人坐在铺着厚厚垫子的美人榻上,身上还盖着厚厚的毯子。

身侧火炉子里烧着火,倒是叫这一室暖意融融。

美人一身米色的裙子,显见没特意打扮。一头青丝半散着,铺到了美人榻上。

她脸色不算很好,有些发白,可丝毫不损她的容貌。

此时,她正捧着一盏补气血的药膳,一口一口吃着。

而下面跪着的两个年轻女子,一个抖如筛糠,一个满眼不屑。

雁南归将最后一口粥吃了,就有侍女来将盏拿走,又奉上漱口水。

等她漱口后,又递来了一个空杯子,将漱口水吐了。

这才擦了嘴。

“怎么?表妹不服气?”美人,也就是雁南归笑了笑。

她声音清洌,此时却带着一丝慵懒,别有一番风情。

“夫人这是什么意思?二话不说,就叫我们过来跪着。是,夫人小产自然是难过。可那都是喜鹊那丫头做的,怎么怪我们?”被叫做表妹的是李氏,正是雁南归如今的夫君孟俊贤的表妹,也是他的良妾。

“哦,那也不重要。”雁南归只是笑了笑,侧头看侍女:“你们去看看,怎的这么久了,婆母还没来,怕是被什么绊住了脚。”

屋里侍女有四个,门外还有。

有人不敢动。倒是有人赶紧就去了。

李氏有点紧张,嘴上倒是不饶人:“何苦请了姑母来,又是要做什么?你小产,也闹了这么久,还不够么?”

雁南归只是笑,并不接话。

很快,外头传来喧哗,孟家老夫人来了。

她一进来,就叹气:“你这是又闹什么?好好的,大冷天叫你表妹跪着。”

说着,就要扶着李氏起身。

李氏也露出一副凄惶的样子来。

雁南归依旧是笑着,只是轻轻一摆手,一个侍女点头。就出去了。

还不等老夫人有动作,很快就从外头进来了六个健壮的婆子。

“姑娘。”她们不叫夫人,叫的是姑娘。

“嗯,将这两个人拉出去跪着。每过一刻钟就浇一次冷水,不然困了可这么好?至于婆母,就留着好了。我也乏了,要歇会。”

六个婆子应了,外头早有人将院门关上,此时这里敢反抗的奴仆也有几个,可奈何不得这里人多啊。

老夫人见此,又是惊又是怒:“雁南归,你要反了不成?竟是要动用私刑?”

雁南归理都不理她,自有人扶着她起身进屋歇着。

那健壮婆子还不止六个呢,这会子院子里还有几个健壮丫头,有一个上来就啐了一口:“不要脸的老娼妇!你们是怎么害我们姑娘的,如今倒是有脸说!”

另一个老婆子笑了笑:“说这些做什么?左右这府上的老爷在南边那点事,咱们是清楚的。要是再敢做妖,就全捅出去。横竖我们家的姑娘依旧是一品大将军府的姑娘,不愁再嫁。他孟家可是满门抄斩。”

正破口大骂的老夫人一顿,脸色刷白。

南边的事……

南边不就是私盐……天爷,这雁南归要做什么?

当即,她也顾不得那两个妾了,侄女是亲,可也比不过孟家上下几十口人啊。

两个妾被丢在雪中,这雁南归特地叫人留下来不许扫的。

此时两个妾尖叫着被丢进去。

兜头盖脸就是一人一桶冷水浇下去,饶是你穿的再厚也没用。

敢起来就是一脚,这两个都是纤弱美人,哪里禁得住这些做粗活的婆子们折腾?

一时间,又是哭又是叫,竟丝毫不能动弹的被压在雪里头。

先是水把雪化开,又冻起来,浑身马上没了热乎气。

可老夫人此时却顾不上她们两个,只是心惊。

“你是要闹什么?都是家里的人,你闹大了,叫外头误会,不是害了我们孟家?你可是长子媳妇,家里出事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雁南归只是冷笑:“婆母不要激动,我怎么会害了自家人呢?”

她顿了顿又笑:“你们算什么自家人呢?嗯?放心,只要你们与我好生签下和离书,我自然也不与你们为难。”

“你……你要和离?你疯了不成?此番的事,都是那喜鹊因不得大少爷的宠才会对你下手,她人也已经被打死了,你何苦这般……”老夫人心惊肉跳。

“哦,我任性。”雁南归自然不会与她讲道理。

这里头的事太多,她如今能叫自己脱身是上策,牵扯不了别的。

慢慢来。

至于小产的事,她强行被灌了落胎药,巧合的那天只有一个侍女在,巧合的那天府里没管事的人。

种种巧合下,不光是小产,她是一尸两命。

没错,她这一缕来自异世的魂魄占据了这具身体,七日来,也将种种前因后果知道了个十成十,并且就连前身不知道的,她也全知道了。

她已经不知道飘荡多久,如今重新做了人,自然要替这原主将这十几年的仇恨算计都找回来。

小产岂是这么简单,孟家根本就是要她绝嗣,说不得再过几年,她这个人也要被无声无息的折磨死。

哦,说错了,已经折磨死了。

可怜雁南归,生父乃是常年驻守边疆的一品大将军,并镇安候。

却顾不上自己原配生的女儿,叫继母养歪,又设计嫁给孟家,这几个人将这一个可怜的女子算计至此。

她如今没法找继母晦气,没证据,并且有证据也没用。继母乃是当今的亲妹妹,长公主殿下。

自然,这又是一笔糊涂账。可怜原主致死也不知道,就连她自己的母亲,也是被这位好继母算计致死的。

不过,报仇不是容易的事,首先,她要离开这个恶心的孟家。

正在僵持的时候,外头的大门终于被人撞开了。

孟俊贤显然是被人急着请回府的,此时黑着脸:“都反了不成?”

“雁南归,你又发什么疯?”他说着就要去扶着李氏起身。

可那几个婆子竟然敢直接将他推开。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