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到青楼

听书 - 千古第一圣贤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乾宁大陆,东方人族大夏朝此时正值丰顺十五年,大夏王朝国力不断提升,百姓安居乐业,文道昌盛,武道繁华,国内带甲之士过百万,其雄威赫赫让周边几个国家以及北方蛮族莫不敢犯,而这份繁华在大夏王都邺阳城内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王城内随处可见锦衣玉带的公子哥以及玉发罗裙的女子,城内少见茅庐,多是青砖绿瓦的宅院,而在这些宅院当中,南城绣春楼也算得上辉煌。

绣春楼紧挨春水河而建,这是一片楼阁台榭,主楼楼高三层,碧瓦朱甍,飞檐峭壁,每层阁楼上都挂着数十盏红灯笼,每到晚上都将楼体照映的灯红通明,富丽堂皇,其余两栋楼高两层,与主楼间有桥梁相通,装修与主楼也只是稍差而已。

这里是南城最大的销金窟之一,其内有佳人数百名,也是邺阳城才子富人都爱来的场所。

此时正值巳时,相当于早上九点多钟,在绣春楼后院的一处柴房内。

“公子……喝药了公子。”

一道细细怯怯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陈铭艰难的睁开了眼睛,只感觉脑袋昏昏沉沉,四肢无力,这是重感冒的症状,他嘴唇上感觉到一阵温热的苦涩味,眼前是一名蹲着的少女,少女看上去莫约只有十三岁大小,脸型很小,身穿青色麻衣襦裙,长发梳成一个双螺髻,两鬓有几缕秀发垂下,眉目清秀,一双杏眼清澈如小鹿般,此时正怯怯的看着他。

“你是谁?”陈铭不急喝药,看着少女问道,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格外沙哑。

少女似乎被吓了一下,拿着木质勺子的小手都往回收了一点,组织了一下言辞后才看着陈铭说道:“奴婢红玉,从小被妈妈收养在绣春楼,今日辰时奴婢发现公子飘在外面春水河河面,于是将公子救起,因奴婢所住厢房皆是女子,恐多有不便,故只能将公子安置于柴房之中。”

陈铭眉头皱起,春水河?绣春楼?还有这古风的房间,说话文绉绉穿着古装的小妹妹,这是哪?自己不是在上海市吗?怎么睡个觉搞得自己不会了?他挣扎着扶着柴火堆站起来,惊的红玉连忙起身退开,怯怯的看着他说道:“公子……”

陈铭充耳不闻,一步步跌跌撞撞的走向房门。

“公子你不能出去,要是被妈妈知道……”

“吱……”

伴随着两边的房门被拉开,一缕阳光洒在他的脸上,陈铭下意识眯起了眼睛。

映入眼前的是一处狭小的宅院,由青石围建,院中有几根竹竿做成的晾衣架,上面晾晒着女子的罗群,襦裙,以及一些床幔,被套,远处是三层高的绣春楼,以及一栋栋其他的亭台楼阁,陈铭感觉到一阵眩晕,回身问道:“现在是什么朝代?这里是哪?”

红玉不知所措的回答道:“现在是丰顺十五年,这里是大夏王都邺阳城。”

陈铭听的一阵发晕,身子一软又倒了下去,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是……

我真的穿越了!但是我日尼玛的贼老天,这踏马是哪个朝代啊?

“砰……”

“啊!”

随着陈铭倒地,通过房门缝隙照射进来的那缕阳光中灰尘四起,红玉惊呼一声后捧着药碗赶紧上前蹲下,两眼红彤彤的还带着些委屈,试探的糯糯喊道:“公子……”

……

此时在绣春楼主楼的顶层靠里侧的一间房内,雕梁画栋,地上铺着精致的羊毛地毯,在一座红木梳妆台前,一名身穿白紫色相兼广袖罗纱裙的女子正对镜梳妆,女子莫约三十来岁,皮肤白皙细腻如少女,琼鼻凤眼柳叶眉,红唇微翘,鹅蛋脸端庄大气,但眼角眉梢间却总在不经意间流露一股慵懒的魅意,称得上千娇百媚,姿色迷人,黑色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玉背挺直显得体态修长,妖艳勾人魂魄。

她是绣春楼的楼主,真名少有人知,人们都叫她桃花楼主。

“楼主,今日辰时后院一名叫红玉的丫头在春水河里救起了一位衣着奇异的男人带到了楼里,此时被藏在了柴房之中。”

一名身穿青色对襟襦裙的少女一边帮桃花梳发,一边恭敬的说道。

“哦?有多奇异?”桃花两只青葱玉手轻轻捏着一片胭脂轻轻抿了抿,然后慵懒的说道,声音柔中夹着几分媚,悠扬婉转,光光是声音就能让男人为之心动。

背后梳头的手停下了动作,随后递过来一张小方纸,纸上画着一个男人,短发黑西装,还穿着皮鞋,躺在河岸边紧紧的闭着眼,整张图栩栩如生。

“确实挺奇异,其余五国中也没有这等风格的服饰,不过倒是个俊俏的。”桃花瞥了一眼后微微一笑,描了瞄眉,忽然,那张画着陈铭图像的纸莫名自燃起来,而房间里的两人却并不惊讶,只听到桃花的声音淡淡说道:“先看看他要做什么,同时派人查清楚,如果只是意外就赶出去。”

“是。”青衣女子低头应是,桃花楼主的意思她自然清楚。

……

柴房里,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陈铭一整天都是昏迷状态,不停的做着各种梦,有以前在地球的画面,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其中一个特别离奇。

昏迷中他能感觉到似乎有人在给他喂药,还有小米粥,他都下意识的吞下,他想睁开眼睛,但最终还是沉沉睡去。

直到深夜他又一次感觉到嘴边被送上温热的小米粥,这次他终于悠悠醒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身穿青色襦裙的红玉蹲在他面前,瘦瘦小小的一团,一边给他喂粥,一边擦拭着眼泪,一双小鹿般的眼睛红红的,满脸委屈却也不哭出声。

这时红玉也发现他醒了,喂粥的动作忽然僵在了那里,瞪大着眼睛看着他,眼泪都忘了掉。

陈铭眼睛下移,红玉因为伸手给他喂粥的动作袖子下滑了一点,于是露出了手臂上几道已经青紫的鞭痕。

“谁打的你。”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