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医妃,王爷枕上撩薛湄萧靖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四月,初夏将至,围绕西府海棠飞舞的彩蝶流连不歇,温柔暖阳洒落在海棠艳红花瓣上,细碎轻盈。

萧靖承藏在这株海棠之下,缩紧了身躯。

一双淡紫色绣鞋靠近。

他抬眸去看,女子逆光的脸一片朦胧,她纤柔十指朝他伸了过来。

萧靖承活了二十四岁,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一种无力感紧紧包裹着他,让他无法动弹。

紧迫感来自这女子,因为她正双手紧紧箍住了他。

女子五官平淡,表情柔婉,眉心有一颗鲜红的美人痣,给她不太起眼的容貌添了几分鲜活。

他见过她。

他还想要挣扎时,耳边传来了厉声的尖叫:“大小姐,快放下,这猫多脏!”

“它后背都烂了,快要生蛆,不知道多少脏东西藏在里面,大小姐你快放下!”

“它恹恹的,别是有猫瘟!大小姐,你当心传染!”

七嘴八舌,吵得萧靖承耳鸣。

而造成这七嘴八舌效果的,其实只有一位丫鬟。

这丫鬟年纪不大,两片薄薄的嘴唇极其灵动,说话快如滚珠,叽叽咋咋个不停。

眉心有美人痣的女子,望着自己的丫鬟,突然笑出声,怀疑这丫鬟是一只八哥鸟成了精。

“没事,洗洗就好,流浪猫都有点脏。况且,哪怕真的有猫瘟,也不会传人。”女子道。

萧靖承想了起来,这女子叫薛湄,是永宁侯府的大小姐,他以前见过她一次。

她眉心有痣,骂他,又对着他哭,哭得那痣越发鲜红,似一滴血,给她添了几分妖娆气。

印象深刻。

变成了猫已经快一个月,萧靖承第一次感受到了善意。

也可能是他在发烧,快要死了,所有的危机感都离他而去。他无力挣扎,软软任由薛湄抱着他。

薛湄在自己的院中,发现了一只气息奄奄的流浪猫。

这猫脏兮兮的,看不出原本什么颜色,只是一对黄绿异色的鸳鸯瞳,依旧干净澄澈。

薛湄是个云猫奴。

她曾经是太空时代的军医,一场战事让她的机甲被摧毁,她没有死,却变成了古代封建社会的闺阁千金。

这千金也叫薛湄,和她长得一模一样。

军医薛湄特别喜欢猫,只是职业的特殊性,她没办法长时间在行星上落脚。她的一生,大半时间都跟着军士们在机甲上,而机甲上不能养猫。

薛湄休息时就云吸猫,个人终端的图片库里,存了大量的猫图,总幻想自己退休之后,在某个行星上买一座庄园,然后养两只可爱的猫。

只可惜,她到死都没实现这个愿望。

瞧见这流浪猫,她心头一喜,立马把它抱了起来。

而猫实在太脏了,她的丫鬟红鸾大惊小怪,怀疑自家小姐失心疯。

大小姐原本极爱洁净,很讨厌这些脏兮兮的小东西。

“帮我打一盆热水。”薛湄淡淡吩咐。

红鸾:“大小姐……”

“快去吧。”薛湄那平淡温和的声音里,突然带上了几分锋利,让人不能拒绝。

红鸾一惊。

她家大小姐上次闹自杀,被救回来之后,整个人都不太一样了。她仍是那样温柔的性格,可偶然发号施令时的冷静,叫人莫名想要服从她。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捡一只脏猫养,咱们院快过不下去了。”红鸾委屈,又有点担忧,满腹怨气去提热水了。

把热水提了进来,薛湄让她放在一旁,对她道:“退下吧。”

“大小姐,老夫人那边传话说,要断了咱们院里的月钱,是不是真的?”红鸾没有退,急急忙忙问出了自己的担忧。

她是个藏不住事的丫鬟。

“先退下。”薛湄抬眸,眸光一瞬间很冷,似寒剑凛冽的芒。

丫鬟从未见大小姐这般神态,有点被震慑住了,停住了唠叨的碎嘴,退了出去。

薛湄把流浪猫放在桌子上。

猫体温很高,很有可能是猫瘟,也有可能是缺水导致的发烧。

它的耳朵、后背,有大块大块的猫癣。猫癣很痒,被它自己抓得鲜血淋漓,又和毛发纠缠到了一处。

看着是不太像样。

“你跟我有缘,我养你。”薛湄轻轻抚摸了下猫的头,“别怕,我先把你的毛剃掉,然后给你洗干净了,再给伤口擦药,这样就不会反复感染了。你听话,不要动好不好?”

猫微微眨了眨眼睛,好像听得懂。

薛湄云养猫,见过无数个像成了精的猫咪,故而她以为猫都是聪明伶俐的,没有大惊小怪。

瞧见它这样聪慧,她心中欢喜。

薛湄有个随身空间,莫名其妙跟随着她魂穿了过来。

空间是她用惯的医药系统,里面有取之不尽的各种药材,还都是太空时代的药,有些能反人类的好用。每个太空军的军医,都有这么一个空间。

她从空间里拿出了一把柳叶形手术刀,小心翼翼给猫剃毛。

她生怕猫挣扎,把皮肤割破了,在考虑要不要给它打一针麻醉。然而,这猫却出乎意料的乖觉,一动也不动。

要不是它的眼睛还无力闪动着,薛湄怀疑它是昏死了。

因它配合,薛湄很快就把它浑身脏乱的毛都剃干净了。

它身上有伤口,也有猫癣造成的破损,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的皮肤。

“小可怜。”薛湄看得一阵阵心疼,又摸了摸它的脑袋,“娘会对你好的,别害怕。”

她从空间里拿出了一瓶盐酸特比萘芬水,倒了点在热水盆里。这种药是专门治疗毛癣菌的,人得了体癣或者手足癣,用来泡澡的。

猫癣也适用。

薛湄把猫放进去。

可能是药物有点刺痛,猫的四肢无力抽搐了下,很快又安静了,乖乖躺在水盆里。好像它全部的力气,都用来睁眼、闭眼,证明它还没死。

“求生欲好强。”薛湄笑了笑,撩起水给它擦了擦后背,“以后你就是我的猫了,给你取个名字吧。”

叫什么呢?

她这个人很懒,虽然早已想过要退休后养猫,却从来没想过她的猫叫什么名字。她大概是想着等退休之后再考虑,反正那时候很有闲。

“你是个男孩,要不叫阿丑?贱名好养活。”薛湄道。

她刚刚给猫剃毛的时候,发现这是只公猫,于是她考虑过几天自己动手阉了它,免得它到了发q期到处乱跑、乱尿。

“阿丑?”她试图叫了声。

猫略微抬起了眼帘。

不知是不是薛湄的错觉,她觉得这猫的眼神有点无奈,是那种一言难尽的嫌弃感。

“真有趣,猫都是天使。”薛湄满心欢喜。

穿越到古代算什么,她有猫了。对于猫奴而言,有猫万事足!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