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奶爸学园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荣获第30届最佳编剧的是……”

随着话音落下,张叹身前响起一阵欢呼,一个扎着小辫子的中年男人兴奋地站起身,朝空中挥舞两拳,挑衅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张叹嘴唇微动,无声骂了句mmp,右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西服的口袋,那里放着一张小纸片,是昨晚花了一个小时准备的获奖感言,万万没想到,最终还是没能用上。

俗话说事不过三,但是张叹身为金鸡奖获奖热门,已经连续三年陪跑。

本以为这次能如愿,迎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周围掌声和惊讶声混杂,可见不止是他意外万分。

晚上的酒会张叹没有参加,他独自一人在酒吧喝的大醉,倒在路边……第二天从睡梦中醒来,感觉脑袋里扎了几十根针,疼痛一阵阵袭来,不由捧着狠狠地敲了几下。

他睁开眼,耳边传来嘈杂声,头顶是一架蓝色的吊扇,正在呼呼地旋转。

侧头看去,是一群吃早餐的年轻男女,而自己,躺在一排餐桌上。

他立刻翻身而起,坐了起来,四周都是人,一边吃早餐,一边打量他,窃窃私语。

“这是哪里?”

记得昨晚在酒吧喝酒,之后出了门,然后……然后,他走到了聚光灯下,万众瞩目中登上舞台,从影后的手里接过金鸡奖,影后的手好软好滑,让他心中一荡……

张叹晃了晃脑袋,头顶没有聚光灯,只有呼啸的电风扇,总感觉会掉下来让他清醒清醒。性感的影后也没有,自己的大腿竟然这么滑……还好还好,没有滑向更深处。

“这里是北平电影学院。”离他最近的一个短发女生说道。

张叹发愣,学院?他怎么跑掉学院来了?等等,北京?不,北平??

他伸手在口袋里摸了摸,什么都没有,这才发现自己穿的不是此前参加金鸡奖时的西服,口袋里自然没有那份感谢组办方的讲话稿。

……

太阳高照,灿烂无比,张叹步出食堂,眼前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旗杆上一面鲜红的五星红旗随风飘扬,身前的通告栏上贴着各种招聘信息,其中最显眼的一条写着:

北平银行校园招聘6月25日在第一场馆召开!

北平银行!

竟然真的是北平!张叹感觉一阵眩晕,仍不敢相信。

路过的学生不住地打量他,张叹循着目光,伸手到身后,摘下一张纸条。

“渣男去死!”

娟秀的字迹。

张叹:-_-||

谁贴的??!!

“呸,渣男!”

脑海里浮现一个漂亮女生对他怒目而视,朝地上呸了一口,她有可爱的两个酒窝,但是看他的眼神满是嫌恶。

“呸!渣男!”

又一个,这回是朝他脸呸的。

……

n个后,张叹不得不晃晃脑袋,让这些蜂拥而至赶来骂他的姑娘们从脑海里出去。

渣男已经死了,不要误伤。

他来到湖边的长椅坐下,脑海里思绪纷飞,需要捋一捋。

他穿越了。

神奇。

不远处有一群应届毕业生在拍照,他们穿着黑色学士服,嬉嬉笑笑,声音随风飘来。

“那个好像是海王~~”

张叹闻言看去,咦?这些人看起来有些眼熟,其中一个刚刚出现在他脑子里,对他狠狠地呸了一口!

想起来了,这些都是他的同班同学!

今天是他们毕业的日子!人生的大日子!

大家都在忙着拍毕业照,他坐在湖边,全身发臭,落魄地发呆?

张叹下意识地起身过去,又停下脚步,低头打量自己,衬衫牛仔裤,和众人格格不入。

他在脑海里搜索记忆,确定自己不知道今天拍毕业照,没人通知他?

他一犹豫,同学们的毕业合影已经结束,现场爆发阵阵欢呼,学士帽纷纷飞向空中。

“张叹你怎么才来?”

“他身上好臭。”

“海王来晚啦,又去喝酒了吧。”

“哈哈,是海王啊。”

……

有人戏谑,有人打趣,有人幸灾乐祸……

看样子,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不受欢迎啊,张叹见状,勉强笑了笑,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他想起了更多,比如他在班级的人际关系不怎么好,还有他的外号,“海王”。

这不是什么褒义词,是那个同班前女友起的,并负责传播,全称叫海王型渣男。当你以为走进了张叹的心房,没想到只是游进了张叹的鱼塘,以为张叹只有个鱼塘,没想到张叹是个海王,还掌管七大洋。

这就是海王型渣男,虚怀若谷,能够容下三宫六院一大帮妃。

“呸!渣男。”

张叹了解“自己”后,跟着不屑。

第二天,宿舍。

张叹一觉醒来,脑袋终于不再疼,放在枕边的手机滴滴响个不停,班级的微信群里有999+条未读信息,毕业之际,大家在相互告别,依依不舍。最新的一条信息是他的室友发的,表达对同学们的不舍和情谊。

张叹从床上坐起,打量四周,宿舍已经空了,只剩下他一个,没人跟他告别。

他看着热闹的手机和空荡荡的宿舍,摇摇头,他好像被孤立了。

起床刷牙洗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身高目测180cm以上,身材瘦削,脸色苍白英俊,头发很长,被束起来,扎成一条马尾辫,原名也叫张叹,今年22岁,是北平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毕业生,大学四年热衷把妹,女友换了一大波,人称海王。

至于为什么会躺在食堂餐桌上睡了一晚?

前不久,他通过关系,进了一个电视剧剧组,跟在导演身边当助理,却因为某个前女友捣乱,导致他被开除,愤怒又失望,喝的酩酊大醉,最后和他一样,醉死了还是怎么的。

“空有一副好皮囊,做人却这么失败。”张叹对镜子中的自己说道,伸手在裤兜里掏了掏,拿出一张火车票。

北平西――g7008次―→浦江东

时间是6月28日上午11点,也就是今天,离现在还有一个半小时。

张叹父母早亡,从小跟着外公外婆在浦江长大。两位老人去年双双去世,给他留下了一处祖宅和一座学园。

昨天被剧组开除后,他赌气似的买了一张南下的火车票。

如果张叹还是那个张叹,这张火车票最终肯定被扔掉,因为原张叹打算在北平立足,但现在,张叹没怎么犹豫,决心南下浦江。

这里的浦江相当于他所熟知的上海,今天之前,他在那里度过了将近10年,习惯了那边的风土人情。

收拾好行李,关窗关门,下了楼,穿过生活了四年的大学校园,朝人流进进出出的校门挥挥手,就像挥别曾经的张叹,以及四年的荒唐青春。

11点登上火车,下午四点半,火车停在浦江东,张叹随着人流下车,好奇地打量这个世界的浦江城,和他记忆中的上海非常相似。

“浦江大剧院到了~”

地铁里传来到站的声音,张叹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坐了到浦江大剧院的路线。

昨天,他就是在浦江大剧院参加第30届金鸡电影奖,睡了一觉,莫名其妙到了北平,成了另一个人。

他稍一犹豫,下了车,出了站,来到浦江大剧院外,夜色已经渐渐降下,剧院周围十分安静,广场上亮起了灯光,行人很少,三三两两的闲逛。

公告牌上显示最近一周的剧院使用安排:

《我和我的祖国》大型交响音乐会

大型滑稽戏《哎呦妈妈》

……

没有关于第30届金鸡奖的任何信息,再次确定,两个世界没有半点交集。

“时代不同了,世界已经大变样。”

张叹看着这座辉煌建筑,重新进了地铁站口,改乘1号线,在西长安街下了车,按照记忆寻找外公外婆留下的祖宅。

西长安街是浦江的繁华地段,但是偏偏有一处占地面积极广的城中村,张叹家的祖宅就位于这里。

祖宅占地500多平,年久失修,不能住人。张叹打量一阵后,钻进了一家理发店,店里只有一位理发师,穿着洗的发黄的白色背心,鼓起大肚腩,年纪可以当他爷爷。

理发师大爷正在剥豆子,准备做晚饭,见有人进来,抬起头,眯着眼睛打量,乐出声来。

“嘿,终于等来你了。”

他放下手里的豌豆子,操起大剪子,把张叹的小辫子剪了,留了短寸。

张叹打量镜子中的自己,整个人风格大变,清爽干净,加上此张叹不是彼张叹,气质截然不同,哪怕同学当面,也不敢笃定地说他就是以前的那个张海王。

“多少钱?”

“我给你钱!早就看你的小辫子不顺眼。”

都是一个村的,理发的大爷认识张叹,以前见他扎个小辫子在眼前晃来晃去,特不爽,想倒贴钱给他剪了,今天如愿以偿。

张叹哭笑不得地拿着5块钱出了门,找到小红马学园。

这是外公外婆给他留下的另一处房产,同样位于城中村,就在繁华的西长安街边,街这边是城中村房屋,树木掩映,对面是高楼大厦、商场店铺酒吧,鳞次栉比,一派歌舞升平、灯红酒绿。

夜色已经浓了,一弯下弦月挂在空中,小红马学园里灯火通明。

张叹抬手看了看表,傍晚六点半,正常的学园早放学了,但这里是深夜学园,只在晚上营业。

一辆粉色的小电驴停在学园门口,车主是个30多岁的男人,身穿黄色外卖服,从身前抱下一个3、4岁的小女孩,给她背上小书包,叮嘱她去学园里找小朋友玩。

小女孩现在不想要小朋友,只想要爸爸,不愿离开,拉着爸爸的裤子不放。

男人不得不从小电驴上下来,蹲在小女孩身前温柔地说话。

“爸爸要去工作了,小茜到学园里找小朋友玩好不好?我们拉勾说好了的……”

小女孩擦了擦眼泪,可怜巴巴地进了学园。

ps:小白来袭,新书需要呵护,求推荐,求收藏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