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暮春三月,蒙蒙烟雨后的将军府后花园,映出满园晴翠。

夏清瑶站在湖畔精致小巧的凉亭中央,双瞳剪水凝望面前玉雪可爱的女孩,

“昭昭妹妹你消消气,我并非故意占你功劳,只是你长兄已认定三年前是我将他救出,根本不信你的片面之词。”

在她对面。

宋昭身披织锦羽缎斗篷,慵懒倚坐在镶满玛瑙的石凳上,摇晃着手中羽扇,静默消化着眼前似曾相识的情景。

夏清瑶眼尾映红,一开口就是老绿茶了,

“昭昭妹妹,你别怪我,是我鬼迷心窍,你也知道我只是身份甚微的孤女,在这将军府无依无靠,不比你千娇百宠。你长兄是嫡出的世子,将来承袭爵位,就是将军府的主君,我需要世子哥哥对我的感恩垂怜,方能为我谋出一个前途,便只能委屈你了,你既把我当姐妹,理应成全我啊。”

湖面忽然拂来一阵微风,吹得漾起阵阵波纹,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宋昭用羽扇抵着下巴,漫不经心睨过凉亭外的湖面。

倘若宋昭没记错,过不了半个时辰,夏清瑶便将全身用水淋湿,冤枉是自己将她推下水。

宋昭轻轻扬了眉,在夏清瑶喋喋不休中,蓦然站直身子欺近她,眸底神色清而冷,

“聒噪。”

夏清瑶探寻的盯着面前骤而气势逼人的宋昭,似在短短一瞬间判若两人。

她心如悬旌,然不等夏清瑶做出反应。

宋昭收拢羽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夏清瑶膝盖上抬脚一踹,垂目轻笑,声轻如雾,“再你妈见。”

左右都是要被泼脏水,宋昭不如让对方将这个苦头好好的吃了。

夏清瑶连躲开的时间都没有,猝不及防摔进了冰冷的湖里。

扑通——

水花四溅,惊扰了远处路过的侍女,惊慌失措朝这边赶来。

宋昭目不斜视,提起繁复昂贵的裙裾,踩过铺满青石的小径,面容冷傲的离开。

*

宋昭施施然回到自己住的昭阳院的寝屋里,屈膝坐于锦塌上。

对面妆奁[lián]上的菱花镜映出女孩稚嫩白藕般粉雕玉琢的容颜,终于意识到,她重生到了十二岁这年。

*

宋家是京城声势赫奕的簪缨世家,宋老太君年轻时乃一代巾帼豪杰,在战场救过那年还是太子的当今天子元淳帝,后来太子继位,认宋老太君为义姐,赐长公主荣誉,膝下二子皆卓尔不群。

嫡长子从武,为大盛朝拼得半壁江山,被封为正一品镇国将军

嫡次子从文,一步步走到了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上。

宋昭便是宋家嫡长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最小嫡女,她还有个嫡亲的世子长兄跟嫡亲姐姐,及几个堂哥。

至于夏清瑶,则是宋昭父亲已故战友的女儿,见夏清瑶跟她母亲无依无靠,便将她母女接到府邸照料。

夏清瑶嘴甜又会为人处世,在将军府阿谀谄媚,游刃有余,很快哄得宋昭与她情同姐妹,无话不谈。

宋昭九岁那年跟家人上山祈福,因贪玩掉下山崖,长兄在救宋昭的途中不幸中了寒毒,从此再也不能上战场。

宋昭极是愧疚,翻看各种医书寻求救治方法,偶然偷听到太医与长兄对话,这世上唯有药王手里一株神芝草可缓解寒毒。

宋昭便偷偷跟在长兄身后想帮忙求药,谁知途中长兄寒毒发作,危在旦夕。

关键时刻,是宋昭求来了神芝草,救回了长兄。

然而等宋昭去找人抬长兄时,夏清瑶已经派人将长兄带回府邸。

从那以后,长兄便对夏清瑶感激涕零,从而疏远她这个亲妹妹。

宋昭后来才知道,那晚夏清瑶一路跟踪在她背后,趁她离开时,哄得长兄以为神芝草是夏清瑶所求。

宋昭从小被娇宠着长大,性子娇蛮顽劣,哪里能忍受被算计。

为了揭穿夏清瑶的真面目,宋昭不顾身份做了很多愚蠢极端的事情,成了众矢之的……最后更是连累整个将军府家破人亡。

待消化完所有记忆,侍女急匆匆来报,长兄命她速去丝厢阁一趟。

*

丝厢阁是夏清瑶住的寝屋,宋昭进去的时候,见到长兄宋惊羡站在夏清瑶塌边对她温声道,

“瑶瑶你放心,你吃了这么大的罪,我定要严惩宋昭,给你个交代!”

刚刚弱冠的青年,眉目如画,身形如松竹般挺拔修长,着象牙白圆领长袍,气质俊雅温秀,清风霁月。

姐姐宋杳[yǎo]将宋昭护在身后,柔美的面庞忧心忡忡,

“阿兄,昭昭素日是任性娇气了些,本心是不坏的,不可能无故伤害夏姑娘,这其中一定有原因。”

若非夏清瑶是宋惊羡救命恩人,她哪会这般苦心劝解。

一个夏清瑶无足轻重,只是这几年宋昭与宋惊羡关系越发紧张,宋杳不想宋惊羡与宋昭撕破脸皮。

“咳咳……”服过药的夏清瑶已然清醒,身体裹在棉被里,面色惨然苍白,冷的全身发抖,脆弱可怜。

夏母哭的肝肠寸断,抱着夏清瑶直呼我可怜的女儿。

郎中对宋惊羡行礼道,

“世子爷,现在正值春寒,湖水寒冰彻骨,夏姑娘身娇体弱,幸亏救治及时,否则恐有性命危险。”

宋惊羡闻言狠狠剜了宋昭一眼,眉眼浸冷凌厉,

“阿妹你别再替宋昭说话,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今日她敢推瑶瑶下水,明日就敢做出杀人放火的事情,这样心狠手辣,我若再不加以处置,有天她闯出更大的祸事,岂不连累全家。”

宋昭冷静的听着长兄对她的斥责,与前世一般无二。

在任性妄为的妹妹与善良优雅的救命恩人之间,宋惊羡坚定不移的偏向夏清瑶。

宋惊羡瞧着小姑娘好整以暇,仿佛无事发生的模样,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青年负手而立,绣着金丝的袍裾拉的笔直,声线薄凉,

“你这是哑巴了?瑶瑶是我的恩人,不是府邸里任你宰割的丫鬟奴仆,谁给你的胆子敢对她动手?”

宋昭拎着裙摆,惬意地往西窗坐塌上一靠。

她换了一身百褶如意月裙,红飞翠舞,通身的矜贵鲜丽,像是夏日雨后的一道彩虹,令满室生光。

小姑娘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一本正经的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不要乱讲话。”

做人真诚点,她动的是分明是脚!

——

避雷。

1,本文架空,历史乱炖,尽量会写的有逻辑,不过作者没啥文化,所有古代知识都是查资料,有误差别较真。

2,男主美强惨,三观已经崩坏到无可救药的黑心王,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别指望男主三观正确。【毕竟后文男主真叛国】

3,女主狼人设定,人间清醒小娇娇,白切黑。

【毕竟女主是可以鲨男主的狼人】

高亮提示:女主纯古人设定,切勿拿现代规矩看待本文,古代有古代的规则,务必不要拿圣母心看待女主,否则勿入!

文案写的很清楚了,希望别有针对文案来杠的读者哦,么么哒们~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